118阅读网 > 散文诗集 > 东京浪子 > 第二五二章 盛开的意义

第二五二章 盛开的意义

推荐阅读:虎啸都市陈飞云冷雯我的1982周先生不太主动我在九叔世界里面努力加点修仙!三国白门楼之恨最牛姑爷萧权秦舒柔林凡(古城夜雨)聊斋小相公最新全文聊斋林凡从超神学院开始科技成神聊斋小相公(古城夜雨)

    故事的发展必要有一个向前进的过程,就像网站把“青春日常”和“超现实都”合并成“都青春之后,多少也在暗示某个B姓作者

    别特么再写日常了,能干点正事吗?天天就知道让主角在女人堆里打转!还特么不更新!

    所以,在这个一切看上去都很好的早上,青木敬修再次拜访了森村宅

    那座宅子的爬山虎已经有些枯黄,但仍孕育新牙,等到这场冬过去了又会绿意盈然,代表新生和传承。vW

    由于这是第二次登门,谈的也是正事,他特地穿了一套在学校里才会穿的西装,着四四方方的精致礼盒,规矩得让人挑不出毛病。

    还是那位熟悉的美和子给开的门,只不过这次看向青木敬修的眼神就颇为不善了。

    自从上次青木敬修给家里老爷奇来那封信后,老爷就又恢复了以前废寝忘食创作的状态,虽然知道写作对于老爷而言已经是生命中最重要

    的事,但还是希望他能更注意一些身体啊。

    真是的,这个青木敬修,作为年轻人不知道多出点力么,怎么那么多的准备工作都是让老爷来做呢?

    在省略掉不必要赘述的问候之后,青木敬修坐在了那张茶桌的对面,看着森村诚一,满是羞愧。

    羞愧什么自然是不必说的,在他进入南明高中的这段时间,和想象中的操作并不一样,十分心力,四分上课,三分在樱井加奈和石神纱织

    的身上,两分用来在朝仓小百合和川上真姬周旋,只有剩下一分在完成老先生的嘱托。

    所以说自古以来陏个教训,重事不可委托给贪杯好色之人。

    青木敬修很少有主动喝酒的想法,但却总是不免身陷桃花之中。

    老先生什么事没经历过啊,一眼就看出这家伙在想什么,不过能成大事的人都有个特点,那就是心胸宽广,不拘小节

    “敬修啊,你给我的信我看了很多遍,很有见地,你的工作很有见效啊!vj

    你计举了日种验的也不但不学面上格

    是这种厚的人,见。

    森村诚一笑了笑,揉了揉眉头,像是在看自己调皮的子侄一样说道:“其实工作与否或者这也并不能称为工作,都没有那么重要。重

    要的是你看到了什么,感受到了什么,乃至说从中学到了什么,这才是最重要的。

    茶水沏入洁白的瓷杯中,在暗蓝色的釉纹间升腾起氤,滴溜溜旋转着的芽尖从山上被带进都市里舞蹈,每一片都似它们的祖先。

    “我人老了,敬修,你得明白,我看待事情的方式可能和你想得也不一样。我让你办的事,你已经到了,这不就行了么?

    青木敬修看着茶杯,不自觉有些出神了。

    他想起小时候去上小学,见到有很多爸爸妈妈上班忙的孩子都是家里老人来接送,那时候他很羡慕上一个小胖子,因为那家伙一直都是

    爷爷陪着上下学,要吃什么要买什么,老人都是笑眯眯地从兜里钱。有时候李言生也会跟在他们身后,因为那个爷爷会说很多故事,还有很

    多虽然听不太懂但是很有道理的话。小胖子总是嫌他爷爷烦,却不知道也许等他很多年后明白这份爱的时候,那个把你宠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孩

    子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剩下的这些,敬修可以看看,”老先生拿出一个文件袋,递了过来,露出老顽童的笑容,“我的工作轻松些,只是坐在家里喝茶收集资

    料就行了,也多了一些教育界和社会活动家的朋友。”

    青木敬修也笑了笑,接下后熟练地拆开,只是一看就便已明白了大概,笑容里也带上了一份苦涩。

    这哪是轻松的工作啊。

    森村诚在每份资料上都写了注解,还有应当注意的重点,事无大小,尽显心力

    过了半晌,他看得差不多,茶过两杯之后,肃然起身,对若森村诚一深深鞋了一躬。

    您辛苦了,先生。”

    之前也有说过,在东赢,能让青木敬修心甘情愿深鞠躬的人少得可怜,不是他没有入乡随俗,而是他这个人本质里还有有点傲的。现在对

    森村诚一的鞠躬,更像是孺子对老师行的先生礼。

    森村诚一坦然受之。

    他有这个资格坦然受之。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比我辛苦得多,如果只是做了一些自己应当做的工作就称累,那未免也太丢人了。”森村诚一哈哈大笑,拉着青木

    敬修重新做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您说的是。”青木敬修点头,给老先生把空着的茶杯满上。vjq

    森村诚一说道:“茶慢慢喝,现在要说的是这本书的事。敬修,你的构思很好,想写一本纪实文学,用第三人称的视角去讲述。但你有没

    有想过,换一个角度?

    青木敬修是聪明人,一点就透,只是稍加思索就说道:“您的意思我明白,我们是小说家。”

    “对,小说家,换而言之我们就是讲故事的人。”

    “故事?

    “我。”

    “几个视角?

    “五个我。”v

    “没有七十万字以上见不到效果。”

    “那就写。”老先生一锤定音。

    青木敬修沉思一会,说道:“我可以写两个,在校被霸凌的穷学生,想要去帮助被凌学生却被规则排挤的老师。”

    森村诚同样说道:“我也可以写两个,致力于改善校园环境的教育家,知道孩子被霸凌后想要做点什么的父亲。”vjW

    “最后一个

    “小说家。”这次是青木敬修和森村诚一异口同声地说了出来。

    笑容在他们的脸上渐渐扩大,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文思的光芒。

    “书名要改改,《未来可期》太漂缈了,我们活在当下,痛苦中的人想改变的也是“现在,而不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的未来

    老先生喝茶。

    “那就叫《盛开的意义》?”

    森村诚一抚大乐:“敬修果然是东京现在第一等的聪明人!

    “小说家罢了。”青木敬修从旁边的插花花瓶里抽出一朵金盏,放在了那叠文件上。v

    后世东京大学的国文系学者们谈及这次茶会,总是忍不住带上赞叹的语气。他们很是佩服,思维的火光在这对年龄差距将近四十年的老少

    之间点燃,天才的大脑和老者的智慧完美地达成了共识,一同为了伟大的人文目标写下了那本轰动世界的经典,所造成的巨大影响甚至逼得当

    时的东政府不得不修改《青少年保护育成条例》,尽可能地去完善那些被民众所关注的不足之处。j

    为笔者,当如是。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09392/917575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