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8 章

推荐阅读:医村之长黎明之劫影视世界神探从卧底开始诱妻入怀:总裁强势宠诸天败犬互助群乱世幻想曲佛光普照NBA晚唐浮生能穿越的我该怎么浪老公宠妻太甜蜜

    第六十二章

    雨季过去是旱季, 大草原上周而复始,又是新的一年。

    除开草地绿了又黄,还有一些新成员的加入——每年的这个时候, 都是幼崽们懵懵懂懂、开始探索世界的时期。

    他们精力旺盛、跌跌撞撞但勇敢无畏踏遍草原的每个角落,直到被凶猛的成年动物们驱赶才吓得慌忙后退。阿妈们不得不全神贯注、一刻也不敢松懈的盯着他们,生怕一个不注意, 幼崽们就被谁踩到或者咬到。

    即使没有踩到咬到, 磕了碰了受伤了, 成活率都有可能变化。可是, 幼崽们并不懂得阿妈阿爸们的苦心, 甚至绞尽脑汁偷偷溜出去玩。

    所以, 当第一缕太阳照耀在大草原上之际,小豹子科科在草丛后探头探脑,又非常犹豫看了一眼不远处正专心帮他的兄弟舌忝毛的花豹阿妈……最终, 好奇心战胜了谨慎心理。他, 冲着远方,踏出了第一步。

    然后, 走了十分钟,都没走出阿妈的领地。

    科科:这……腿短了点,不行吗!

    在野外较良好的情况下, 花豹的领地能有方圆几十里。而目前为止,出生才几个月的科科不仅是个小短腿,还不能很好隐蔽自己, 走起路来时不时踉跄一下,如今还粗短的小尾巴直直冲向天空, 隔着老远谁都能发现他的踪迹。

    就他自己没发现,还乐滋滋的越跑越远, 追着一只小虫子,浑然忘记了来时的路。

    外面好好玩!阿妈总不让他们出来,说有危险……哎呀,他也知道会有危险,但是真的好好玩,就玩一会儿,一会儿他就回去了。

    到时候神不知鬼不觉,阿妈不会发现的!

    科科决定,趁着这个机会,去看看上次阿妈叼着他路过的那处小土丘。那里住着一窝土拨鼠。

    然而,土拨鼠是相当警觉的动物,他们组群生活,每次出来活动都有一只专门负责站岗放哨。科科稍微一靠近,立刻就有一只土拨鼠大叫起来——

    “啊!!!!!!!!!”

    科科:???

    怎、怎么回事!这声音为什么这么大!

    他瞬间就吓懵了,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下一瞬间,数十只土拨鼠突然猛地从几个地洞里钻出来,团团围住了他!

    站在小坡上,土拨鼠看起来都大一圈,一个个体型彪悍、膀大腰圆,黑豆眼居高临下盯着他,一边看,一边大声“窃窃私语”。

    “一只小豹子?”

    “确定就他一个?附近没有母豹吗?”

    “没有,我看过了,是走丢的吧。”

    “哎呀哎呀,可惜咱们不是吃肉的动物……”

    科科毛发都蓬松开了,一脸惊恐:最、最后这句话,是故意说的吧!

    小豹子瑟瑟发抖,开始懊悔自己不该偷跑出来。就在这时,土拨鼠们忽然一致直起身体、踮起脚尖,整齐划一转头,看向东边。

    东边……有什么?

    科科顺着他们的目光,也拉长脖子看了过去。可惜他处于土坡下方,高度上毫无优势,于是看来看去,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到。

    不过,他的疑问很快就得到了解答。土拨鼠们忽然比刚才更为兴奋,一个个蹦蹦跳跳冲上前:“阿宁!”

    “是阿宁!是阿宁!”

    “天啊真的是阿宁!还是猫咪形态的阿宁!啊啊啊我看到了!我要到山上去大叫!大叫!大叫!”

    科科:……这个这个,你们叫就好了,不用大叫的。

    @

    阿宁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好像听很多动物都提起过。自家阿妈似乎也提到过?

    小豹子晃晃脑袋、甩甩尾巴,发觉突然之间,土拨鼠们都不关注他了,转而跑去看那个阿宁。他摇头晃脑,一时兴起,也跟上去。

    ……远远地,他看到云朵一样漂亮的一只动物。

    白色的毛发略长、蓬松又柔软,还带着一些说不上来的、像蒲公英似得轻柔飘逸,随着走动愈发夺目,简直像在发光。娇小的体型看似幼崽,却没有幼崽普遍的那种憨拙状态,而是优雅又矫健,还有几分莫名熟悉的感觉。

    这感觉……怎么说呢?就是很熟悉,觉得哪里见过——呀,科科忽然想起来,这不就是他们喵呜族的步伐吗?

    再往头部一看,果然是喵呜族的。巴掌大的小圆脸,脖子一圈长毛,衬得像只小狮子。乍一看,也会以为是白化的狮子崽崽。

    但是,比狮子崽崽还好看还可爱。

    这么可爱的动物,他从来没见过呢。

    科科不知不觉往前走,傻乎乎走到了对方面前,小豹子身上还披着散乱的浅棕色皮毛,晕染成大块大块的印迹,倒有点像旱季里树上的枯黄叶片,轻飘飘落在了邵以宁面前。

    邵以宁微微愣住。

    自从一切尘埃落定,邵以宁也安心在大草原上生活。这里的日子悠闲又自在,不知不觉他就张成了一只大猫咪。

    ……咳,大猫咪也是猫咪,是草原上独一无二、仅此一只的小萌物。

    如果说以前大家对小猫咪是十分的喜爱,那么经历过这么多,草原上所有动物们,对阿宁已是充满了感激、爱护、仰慕等各种美好情绪——如今,小猫咪简直成了整个大草原的吉祥物!

    阿宁一句话,比嗷呜族族长巴克利都好使。谁都听阿宁的,也都发自内心的喜欢他,是深深的喜欢。

    要不是打不过迦楼,大家都想抢猫猫!

    土拨鼠们也是一样。

    虽说是食草动物,但从前血月期间躲在洞里,他们也损失惨重。后来阿宁解决了血月,土拨鼠们没有选择变人形态,而是继续以动物形态生活,他们不用再担惊受怕、不用再担心血月、担心自相残杀,可以安静平和、一如既往在草原上快乐生活。

    而这些,都是阿宁带来的。他们已经商量好了,要送阿宁一件大礼物。

    但是,礼物还没准备好呢,小豹子忽然来到他们的洞穴附近,还左扒拉扒拉,又捣鼓捣鼓,把他们洞口的隐蔽物弄得一团乱。

    要不是、要不是阿宁正好过来了,他们就要该出手时就出手,揍这只小豹子了。

    科科浑然不知自己躲过了一场大草原的“毒打”。

    他迷迷糊糊就走到小猫咪面前,仰起头来,傻不愣登盯着人家看,那模样怪有意思的。邵以宁发觉了,忍俊不禁开口:“你好?”

    “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些日子,大家时常来找他,有的就想请他帮帮忙,有的是慕名听喵喵叫,还有的是请教他怎么做“人”……不一而足,邵以宁已经很习惯这样走在路上被拦下来。

    他脾气好,很有耐心,每次都会好好和人家聊一会儿。以至于迦楼现在都不放心他独自出门,生怕他被别的动物“拐走”。

    但是,科科很茫然——他好像没什么事找对方呀。就是单纯的觉得他好看。

    可对方既然这么问了……

    科科眨巴眨巴眼睛,傻乎乎冒出一句真心话:“你、你真好看!”

    下一秒,才三个月大,还没断奶的小豹子掷地有声、非常认真询问道:“等我长大了,我……我能不能和你生崽崽?”

    因为,他也想要有这么好看的崽崽!

    土拨鼠们:啊!!!!!!!!!!!

    迦楼!快来啊!有人砸你场子啦!!!

    ……不知是不是土拨鼠们的声音太大了,不远处,果真有一道幽影快速赶了过来,没多久就到达,矫健精准停在邵以宁面前。

    黑色的豹,与小猫咪一样,在大草原上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阿宁。”

    若不是大家都在目睹,他其实无声无息,丝毫不引起任何注意。只如同阳光背后的阴影,悄然站在邵以宁身后,沉默展露庇护的姿态。

    小猫咪精致小脸抬起来,先顺势蹭蹭他的下巴,笑眯眯道:“迦楼大哥。”

    迦楼嗯了一声,低下头习惯舌忝了舌忝他的额头:“我陪你一起回去。”

    之前迦楼有些别的事,才让邵以宁单独出来。现在事情办完了,他心中有所牵挂,也就过来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迦楼过来的时候,听到了小豹子的话。所以,步伐“略略”加快了些。

    然后他转头看向小豹子。

    科科……还是第一次见到其它成年同类。

    这只黑豹比自家的豹子阿妈足足大了一倍,在小豹子的眼里十分高大。敢偷偷溜出来的科科,却在此时感到了一丝畏惧——大概是因为,他知道豹的战斗力。

    阿妈咬死猎物的时候,很凶哒!这只黑豹比阿妈还大还厉害的样子……等等,他们会不会互相认识?会不会跟阿妈告状?

    科科忧心忡忡:咋办哦,是回去呢、回去呢……还是回去呢?@

    可是……

    小豹子又忍不住看向那位“阿宁”,他真的好好看啊。

    科科鼓起勇气,再一次尝试提小小建议:“那个,阿、阿宁……”

    黑豹忽然眯了眯眼,出声打断他的话:“你是迦娜的孩子?”

    迦娜?

    小猫咪耳朵竖起来,朝向转了转:这个名字,好像很久以前在哪里听到过?

    科科则吓了一跳,忙不迭反问:“你、你怎么知道的!”

    难不成,这只黑豹和阿妈真的认识?

    迦楼没回答他,先低声对邵以宁解释:“迦娜的崽,后背会有一块特别图案。”

    听他这么说,邵以宁直接瞧过去——诶,是真的。小豹子虽然还没褪去幼崽的那层皮毛,但屁股上方连着尾巴的地方,确实有块图案。

    乍一看,居然像个心形。

    等等,邵以宁忽然想到,小豹子成年后,就会褪去毛发重新再长,迦楼是怎么知道的?

    他心里小小疑惑,不过转念一想,迦娜和迦楼是朋友,没准是啥时候瞧见了她的崽崽吧。

    于是,小猫咪点点头,转而问小豹子:“你是不是自己跑出来的?”

    科科:这个……心、心好虚。

    ……半小时后,迦楼、邵以宁、科科,三只喵呜喵呜走在送崽崽回家的路上。

    科科出来了一上午,早就忘了自己从哪儿出来的了。他迷迷糊糊跟着走,又有点庆幸和后怕,还好遇到了喵呜族的,不然的话,自己怎么回去呢?

    看来,还是要长大一些,再出来探索世界呀。

    他腿短,但和阿宁走在一起刚刚好。小猫咪蓬松柔软的发近在咫尺,好似天上的白云,悠悠飘下来,降临在身边。科科瞧着,心头小情绪又在波荡。荡来荡去,瞥见旁边高大黑豹,小火苗又嗖的熄灭了。

    大黑豹看起来,不好惹。也不知道他和阿妈是什么关系。他好像……干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就有点忐忑。

    科科啪哒啪哒跟着小猫咪。邵以宁不知道小豹子想了这么多,他快步跟上迦楼,随口问道:“迦楼大哥,你什么时候见过迦娜啊?”

    按理说,迦楼整天都和自己在一起,出去做什么,多少会和自己交代一声,好让自己安心的——他知道邵以宁对豹子幼崽很好奇,应该会和自己提的。

    然而,迦楼没太在意回答道:“两年前。”

    两年前?

    邵以宁心头小小的疑惑,变大了。豹子崽崽成年就会褪毛,这个心形图案就会消失,是看不到的。那……迦楼到底怎么知道这一点的呢?

    迦娜、迦娜、迦娜……

    啊!!!他想起来了!

    以前初来乍到,住在狮群的时候,狮子阿妈们有一次闲聊时提到的,迦娜,好像是……对迦楼表达过好感的一只母豹?

    小猫咪正在走路的、抬起左前爪——

    忽然就僵住了。

    第六十三章

    此时此刻,母豹迦娜正心急如焚。

    她只早上出去捕猎,离开了那么一小会儿。回来一瞧,崽崽就少了一个。

    少的不是别的,就是最淘气、最顽皮、最最不听话的那一只。

    作为一个新手单亲阿妈,这真的很头疼——不是,是太头疼了!

    她真的没想到,养崽崽会这么难。明明以前看自己阿妈都很容易的。而且,阿妈也从来没对自己聊过这些。

    ……现在说这些也晚了,她又着急又担心,又走不开。整只豹都不好了。

    去找吧,剩下几只小豹子怎么办?不去找吧,身为母亲的本能又按捺不住。她急得团团转,还要分心看顾其它崽崽,正是火烧眉毛的状态。

    还好,就在这时,迦楼与邵以宁带着科科回来了。

    小豹子远远瞧见阿妈,什么也不顾了,立刻兴高采烈扑过来:“阿妈!”

    然后被迦娜阿妈,猛地暴打一个趔趄!

    ——臭孩子!!!知不知道这样很让阿妈担心啊喂!气死了!

    不懂事的臭孩子!再有下次,她就真的不管了!

    迦娜一气之下,在光天化日的大草原上,展开了无双绝杀之豹打,把小豹子科科打到嗷嗷直叫,路过的动物们都差点以为是嗷呜族回来了。

    ……十分钟后,迦娜才收手,喘着粗气向迦楼道谢:“谢谢……咦?迦楼,这位就是阿宁吧?”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小喵崽,母豹甩甩尾巴,绕着阿宁走了一圈,啧啧称奇:“你就是阿宁啊,哎呀,真好看,怪不得……”

    怪不得对母豹没有丝毫兴趣的迦楼,对这个小东西这么动心。别说迦楼,她自己瞧着也觉得稀罕。

    大概是因为带崽崽,迦娜这会儿母性大发。她心里顿时琢磨着:这么精致、这么漂亮、这么可爱……幼崽的时期,一定也更精致、更漂亮、更可爱,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再瞅瞅自家的几个小王八蛋……算了算了,这是独一份,不是谁都有这个福气的。

    迦娜的语气,也有点微妙了,揶揄似得看一眼迦楼,又转向邵以宁:“你好啊,我是迦娜。”

    她挤眉弄眼道:“以后你可以找我来玩。我知道很多迦楼的事,都可以告诉你。”

    虽说当年她对迦楼心动过,不过少女怀春的偶尔荷尔蒙作祟罢了,如今她早就把迦楼抛之脑后,因此说起这话来,更多是玩笑。

    然而,这话不说还好,一说起来……邵以宁本来有点胡思乱想,现在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他随即就想歪了:为什么?为什么迦娜会知道很多迦楼的事呢?

    @

    这句迦娜的玩笑话,硬是被他百转千回了许多个回合,压在心上,沉甸甸的。

    ……也不是不相信迦楼啦。就是、就是最近迦楼,好像也对自己不那么……热情了?

    尤其是……

    尤其是玩闹过一天、开心过一天之后,夜幕降临,他们亲密靠在山洞的石床上,互相舌忝毛、蹭蹭、彼此贴近的时刻,邵以宁有点期待下一步的时刻,迦楼却不知为何,总是就此停下。

    停下,然后对他说晚安——这句晚安,还是他教给迦楼的。

    他不是怀疑迦楼,就是忍不住悄悄地、悄悄地,自己瞎琢磨了一些。而今天的这个巧合、迦娜的这句话,像是在他心里,点燃了一点点的小烛火,像个引子,没头没脑,但掀起了连续不断的波澜。

    不会增大,但看情况,短期也不会缩小。

    回去的路上,小猫咪也是心事重重的模样,都不怎么说话了。

    他独自闷头走着,忍不住想想这儿、想想那儿,又想起一个细节来。

    就昨天,昨天晚上,他很害羞问迦楼要不要变成人形态睡觉,迦楼拒绝了。说是动物形态,晚上睡觉更暖和、也更安全。

    哼,难道他不知道动物形态更暖和更安全吗?他只是在委婉提示他啊。

    要知道,自从一切恢复正常、俩人心意相通之后,他们还没有……还没有踏出最后那一步。

    该前进的时候,邵以宁也不会太扭捏的。

    邵以宁的沉默,当然引起了黑豹的注意。只不过,他难得没猜中小猫咪的心思。

    一黑一白在草原上走了一会儿,迦楼顿住脚步,轻声问道:“阿宁,要休息吗?”

    “啊?”邵以宁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猛然惊醒似得回过神来:“要、要吧。”

    他眼珠滴溜溜转动,抬头看到一旁的大树,尾巴甩了甩:“那,咱们上树休息会儿?”

    反正,也没什么事,去哪儿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只要肚子吃饱了,就总是悠哉悠哉、轻松闲暇的好时光。

    做动物,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黑豹得到肯定的答复,越发以为阿宁只是累了。他轻巧将小猫咪带上树,找到粗壮的树干部分躺下,随后像以往那样,小心翼翼让小猫咪窝在自己腹部,躺在最柔软最舒适的部分。

    而后,他也一如既往那样,一下一下、有一搭没一搭帮忙舌忝梳他略长的毛发。

    在这非常熟悉的节奏里,小猫咪情不自禁舒展身体,舒服得眯起眼睛,尾巴也垂下了——不不不,不行!现在不能睡!

    他今天,一定要搞定他目前心里最大的这件事!

    小猫咪霍然翻身,扭转毛绒绒圆滚滚的小脑袋,郑重其事对着大黑豹,发出内心疑问,同时还有点小羞涩:“迦楼大哥,今天晚上,你可不可以……”

    “阿宁!”

    突如其来的声音插入二人之间:“阿宁!你在吗?”

    小猫咪从树叶后探出脑袋,发现是巴恩。

    已经长成巴克利一样的雄狮的巴恩前爪抵在树干上,大脑袋拼命抬高,往树上探头探脑:“阿宁?”

    邵以宁应声:“我在呀,怎么啦?”

    巴恩立刻眼珠子圆溜溜瞪起来:“太好了,阿宁,阿爸说,问你什么时候回家,他有点事找你呢。”

    “好像是……好像是关于盖房子。”

    盖房子?

    打从不少动物们都能变化人形态开始,动物们就开始对人形态的探索。确实有些喜欢、有些反对,不过选择木又都在自己手上。

    想变成人形的,就去琢磨人形态能做什么,有哪些优点;不喜欢人形态的,就保持动物形态,继续按原来的方式生活。不过,随着邵以宁的人形态出现,大家似乎一直认为……

    人形态的阿宁,也好好看啊!原来人形态可以这么好看的!

    再比如巴克利:哟,人形态的那啥,挺有意思的嘛……

    至于这个那啥,请看官们自己研究,嗯。

    最近,狮子阿爸兴致勃勃的折腾起人形态需要的东西了,在阿宁这里,他听说可以盖房子,回去来回试验了好几次,终于弄出一个自己比较满意的了。因此眼巴巴的喊巴恩去找阿宁,喊他什么时候回家吃饭,顺便瞧瞧他的成果。

    邵以宁当然答应尽快。说起来,他也有段时间没回去,还有点想念狮子们。

    巴恩心满意足离开,周围再度寂静。邵以宁转头回来。越发严肃认真道:“迦楼大哥,今天晚上,我们……”

    “阿宁!阿宁!”

    邵以宁:???第二次了,这又是谁!

    他往下一看,这回是木木。

    小狐狸闪了闪大耳朵,唧唧叫道:“阿宁,你明天有没有空呀?我和图斯发现了一处好漂亮的花丛,想请你去玩,可以吗?”

    好看的花丛?

    木木兴冲冲的,眨巴黑眼睛,非常期待看着他,让邵以宁不忍拒绝,当下点头:“好呀,我明天就去。”

    小狐狸高兴了,原地追着尾巴转了一个圈,乐滋滋走掉。

    邵以宁第三次鼓起勇气——这回,他专门左顾右盼,查看附近有没有其它动物。

    前后、没有;左右、没有;上下……哎呀,下面没有!很好,没有打扰,可以开始了!

    他清清嗓子,干咳一声,重新开口:“迦楼大哥,那个……”

    迦楼忽然道:“阿宁。”

    邵以宁:啊啊啊啊啊!这次为什么是迦楼大哥!

    大黑豹绿眸中闪过几分笑意,他凑近舌忝了舌忝小猫咪,在他耳边低声问道:“今天晚上,我们用人形态吧。”

    阿宁的心思,他并非一无所觉。只是怕太唐突,会吓到他的小猫咪,也怕阿宁身体没恢复好。但现在既然阿宁自己也很想要,那他果然还是应该……快点下决断的好。

    尽管,阿宁害羞的时候,格外可爱。他总是看不够。

    ……他不知道,自己需要极力控制自己,才能一次次只是舌忝舌忝他就满足,然后道晚安。

    邵以宁:诶???他听到了什么???

    湛蓝的大眼睛瞪圆了,难以置信与他对视。这个、这个该不会就是他……想的那个意思?

    他们终于要……要那个了?

    这么一想,还怪害羞的。

    小猫咪的耳朵,红透了,他轻轻地嗯了一声,没再说话。大黑豹的长尾巴不知何时探过来,勾住了他蓬松的尾巴尖,勾成一个心形。

    柔软的毛发交织在一起,不分彼此,挠得痒痒的,一直化成一把小刷子,挠到心底,挠到骨子里,再……再挠到晚上。

    夜深人静。

    篝火噼里啪啦在燃烧着,光影在山洞岩壁处幻化出各种奇异形状。暖意融融的床上,一黑一白绝妙映衬,对比出极强烈的视觉冲击,日爱日未、黏着、热切的氛围里,两条长尾巴勾弄出曼妙弧度,上上下下、起起伏伏。

    小猫咪哼哼的喵呜声、黑豹低沉的男低音、远处夜间的虫鸣……一切交融,勾勒出大草原上从前、现在、以后再寻常不过的美丽景色。

    而后,太阳升起来了,狮子咆哮、大象嘶鸣,角马奔腾……微风吹起来了,吹过大片幽幽草丛、吹过沉默伫立的大树、吹过蓝天上点缀的白云,吹过所有生命与非生命,有声与无声。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命周而复始,永不止息——

    今天,又将是崭新的一天。

    ———全文完———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11073/827971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