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玄幻言情 > 开局签到造化金丹 > 第230章 魏熊是间谍?

第230章 魏熊是间谍?

推荐阅读:姜先生今天也想公开[娱乐圈]五师妹灵笼之浴火重生嫁贵婿半亩方塘半亩田只有我的轮回者知道剧情撩了暴戾太子后我跑了不科学御兽末日美食城[基建]鉴宝:我能沟通万物

    230

    苏齐把女人迎了进来。

    关门之后,两个人喝着茶,聊着天,东一句西一句地聊了一会儿。

    但苏齐并非真的聊天,暗暗地,他催动了小读心术,读取着女人的思想。

    作为一个情报工作人员,时时刻刻小心,分分秒秒警惕,这是日常必备,虽然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女人应该没什么问题,但小心驶得万年船嘛,他还是要探查一下。

    “这个大人好英俊啊!说话还这么有趣,我好喜欢呀!”

    “唉呀,我怎么有点湿了!”

    “大人,你倒是快点摸我呀!”

    苏齐读了好一会儿,只读出了一堆又一堆少儿不宜的内容出来。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悬着的心,终于是落了地。

    不知什么时候,苏齐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抬起手,把宽大而温暖的手掌轻轻按在女人的额头上。

    “大人.....”

    女人全身一颤,发出一声销魂的轻呼。

    她还以为苏齐要开始跟她玩了呢,全身顿时筋酥骨软,差一点化成一滩水了。

    只是,她万万没有想到,苏齐却是朝她打了一个小催眠术,很快,她的眼神渐渐迷离了起来,随后是渐渐空洞,最后,她头一歪,倒在了床上。

    苏齐仔细检查了一番,发现没什么问题了,这才用被子把她盖住,随后从床上下来,先是来到他之前打穿的那个小隧洞里窥看了起来。

    此时,齐晨已经来到那个房间了,为了不引起怀疑,他真的找了一个女人,此刻正在跟那个女人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大战,不过,为了节省体力,他才战斗了一会儿就催动了秘法,硬生生停了下来,不至于精华外泄,这自然使得那个女人又恼又难受,不免嘀咕了起来,齐晨抬起手啪的一拍,一下就把那个女人打晕了。

    这之后,齐晨在床上躺着,一动不动的,一直过了一夜。

    苏齐于是在另外一个房间,小心地窥探着,也是一直一夜。

    这一天晚上的后半夜,平静躺在床上的苏齐忽的心中一动,一下睁开了眼睛,刚才的那一瞬,他隐隐有一种感觉,好像有什么人正在用神念探查着他的这个房间。

    一股神念轻扫而来。

    那一股神念扫来之际,他没有任何反应,岿然不动,只是默默地躺着。

    等到那股神念扫了过去之际,他这才急忙站起,悄悄追踪了过去。

    那一股神念一直在齐晨的房间里游荡着。

    苏齐不敢直接用自己的神念去触碰那一股神念,那样是很危险的,会暴露了自己,他只是远远地窥探着神念扫过之后留下的余波。

    当然,这个过程中,他也想方设法探查那一股神念的源头。

    不过这个工作难度很大,而且他也担心打草惊蛇,所以一直非常小心,结果就是并没有探查出什么来,只勉强确定了一下大概位置。

    那一股神念探查了一会儿后,收回去了,四周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只有正常的杂音和响动了,一会儿是男男女女在走廊上走过来走过去的声音,伴随着各种各样的谈话和笑声,一会儿,一些房间里传出了各种各样的响动,犹如一曲奏鸣曲,总而言之,天香楼的夜晚,丰富而多彩。

    不知不觉的,一夜就过去了,天边晨曦渐渐吐露,暗了一夜的天空,缓缓地拉开了帷幕,慢慢变得透亮了起来,远远的鸡鸣声传来,淡淡的嘈杂声响起。

    这个时候,齐晨翻身起床。

    他喊来的女人,自然也跟着离开了。

    他们的房间里于是再无一个人。

    苏齐连忙站起,全副武装,来到墙边,小心地窥探着。

    一直过了好一会儿,一直等到天空放亮,太阳初升,天香楼里过夜的客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开了此地,一个专门打扫房间的老妈子这才佝偻着身子而来,咯吱一声打开了齐晨那个房间的房门,慢悠悠地打扫了起来。

    房门没关。

    “难道是这个老妈子?”

    苏齐皱眉。

    他没有忙着用神通去探测,因为担心打草惊蛇嘛,只是把一直眼睛贴在那个墙洞上,小心地观察着。

    齐晨交给他的小千里无比玄妙,那个老妈子身上的每一个汗毛,他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观察了一阵,苏齐已经有了判断了,这个老妈子,不可能是那个间谍,因为老妈子就是一个普通人,她挪动那个木桶的时候,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显得无比吃力,喘息声很重,而且,走路的时候,双脚的挪动,都有点不自然了,好几次差点把自己绊到。

    从这些微小的细节中,苏齐判断,那个老妈子并非间谍。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过了老妈子,待得老妈子靠近他这一边时,他催动了小读心术,读取了那个老妈子的思想。

    “唉呀,累死老娘了!”

    “这种日子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一个头啊!”

    “真希望能早点攒够给儿子讨媳妇的钱!”

    “下辈子,老娘再也不想来这种地方干活了!”

    读取了一会儿,苏齐便完全放下心来,这个老妈子,人畜无害,不是他要寻找的目标。

    不过他还是趴在了地上,听了听,记住了那个老妈子的脚步声。

    又过了一会儿,苏齐心头一跳,一种紧张的感觉油然而生。

    “来了!”

    他精神大振,急忙站了起来。

    把眼睛贴在那个墙洞上用小千里眼看了看,但没看出什么所以然来,对方的房间里,只有那个老妈子,并无他人,当然,由于墙洞太小的缘故,对面的房间很难看得清楚,有一些视线死角,有的地方是看不见的。

    看了片刻,苏齐蹲了下来,把耳朵贴在了地上,此时,他一下就听得清清楚楚了。

    啪,啪,啪。

    一步,一步,又是一步。

    对方的方面里,一个陌生的脚步声一下接着一下地传来。

    这个脚步声和那个老妈子的脚步声明显不同,更沉稳,但更轻,若不是苏齐的小千里耳比往日更上了一层楼,只怕也听不出来。

    那个脚步声从房间门口而入,一步一步,一直朝着放夜壶的地方走去。

    就是他了!

    苏齐做出了判断。

    很快,他蹑手蹑脚回到了床边,轻轻拍了拍那个女子,嘤的一声,那个女子苏醒了过来,苏齐再一次打出了一个小催眠术,不过这一次并非把她催了睡过去,而是让她按照自己的意志做了一些事情。

    那个女子翻身下床,穿了衣裳,然后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出去拉开了门,随后慵懒地走了出去,她走出去后,苏齐催动了小隐身术,悄然而出,他来到那一个房间的门口站着。

    齐晨的那个房间里,那个家伙从夜壶里掏出了那一刻蜡丸,之后便悄悄转身而出。

    站在门口,苏齐看得更加清楚了,他直接用小千里眼窥看。

    他发现,那个家伙只不过是使用了一个大幻象术而已。

    因为通过肉眼的观察,苏齐发现一些边界的地方,有一些轻微的扰动,光线与光线之间,形成了一个肉眼可见的边界,这种边界,以前的他是看不见的,哪怕他用了小千里眼,但使用了齐晨的小千里眼秘法后,却能清楚看到!

    “齐晨这厮......还真是有点本事啊!”苏齐不得不感慨。

    那个家伙从房间里出来后,继续催动着大幻象术,悄然下楼。

    苏齐自然小心跟着。

    那个人一直下到了一楼,出了天香楼,这才把大幻象术一收,现出了原形。

    苏齐于是看清楚那个家伙是谁了。

    是一个男的,五十岁左右,看起来白净儒雅,像一个搞学问的。

    他穿着儒雅的长衫,走路也是悠然有方的。

    他没有立即查看那个蜡丸,而是四处看了一眼,警惕地走开。

    那家伙一直向前走,直到走进了一处普普通通的庭院,进了门后,他把门一关,这才拧开了蜡丸,小心地查看了起来。

    苏齐等待了片刻,等那家伙进入了里间,这才轻轻一跃,跳到了墙上,然后再翻进了院子里。

    苏齐藏在院子里观察了好一阵,这才确定了具体的方法。

    刚才的那个男子,境界看起来并不比他低多少,有可能还更高,想要使用大印章术把他拿下,估计有点困难,所以,得想点儿别的办法。

    好在苏齐有的是方法。

    很快,他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瓶子,小瓶子里有一种无色无味的毒气,那种毒气并不会致人死亡,不过却会让人筋骨酥软,法力涣散。

    这种毒气,是大楚帝国金龙卫最近研究出来的一种毒气,十分厉害。

    苏齐把瓶子打开,让毒气泄露出来,不过并不是让毒气自然飘散,他催动了风系神通,用法力把那些毒气包裹了起来。

    等待了好一会儿,那个家伙这才从里面悠悠地走了出来。

    他还在想着心事,皱着眉头,默默思考。

    但苏齐并没有立即动手,他在等待时机。

    呼——

    一阵风吹来,吹向了那个家伙。

    好机会。

    苏齐悄然催动风系神通,不一会儿,那些毒气便无声无息的、随着大自然界里的风一起吹向了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一开始不以为意,依然皱着眉头,沉沉思考。

    但很快,他发现了不对?

    怎么回事?

    我怎么?

    他抬起头,但身体晃了晃。

    “不好,我中毒了!”

    他急忙催动神通,但全身的法力就像不是他的一样,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很快,他便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苏齐抓住这千钧一发的机会,猛的几步冲到了那个家伙面前,大手一挥,轰的一下,打出了一记最强的大印章术。

    嗡——

    那个家伙只觉得神魂震荡,就如一个铺天盖地的印章从头上砸了下来,他猛烈挣扎,但根本撼不动分毫,最后,他软软地倒在了地上,无力回天了。

    呼——

    苏齐吐了口气,现出了真身。

    刚才的那一记攻击,只是一招,但却消耗了他三分之二的法力。

    看来用大印章术攻击比自己稍强的对手,真的太危险。

    刚才若不是她用了毒,只怕反而要被对手打翻在地,反击而倒。

    休息了一会儿,苏齐转向那个家伙,默默地在心中道:“系统,签到!”

    【叮——恭喜宿主签到成功,奖励三品炼气,奖励大火龙功,升级大印章术!】

    听了系统的声音,苏齐的唇角一勾,露出了一个满意的弧度。

    今天收获不错。

    过了一会儿,那个家伙这才悠悠醒转过来,他看了看苏齐,呆了片刻,这才急忙翻身坐起,恭敬行礼:“主人!”

    “你是齐国的间谍?”

    “是的主人!”

    “你的上线是谁?”

    “回禀主人,小的没有上线,小的在楚国就是最高级别的线人了,当然,小的说的是小的这一条线,也许别的线也许还有其他碟子,但小的这一条线,小的就是领头了,而且,据小的猜测,哪怕齐国在楚国还有其他碟子,但不会再有比我们这一条线更高的了,因为小的下线中,有一个地位已经高到了无以复加,不可能再有比他高的人了,不小的那个下线,主人一定认识,他就是魏熊!”

    “魏熊?”苏齐听了,差点跳了起来。

    魏熊竟然是齐国的间谍?

    这——

    “你没搞错吧?”苏齐回过神后,还是有点难以置信。

    “回禀主人,小的没有搞错,魏熊的确是齐国的间谍!魏熊的父亲是齐国人,他的母亲是楚国人。

    他的家庭在他三岁的时候遭遇了不幸,他的父亲因为党争,被对手陷害,他的母亲于是带着他逃回了楚国,这之后,他一直在楚国长大没有再回过齐国,他们都以为他的父亲必死无疑了,而且生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遭遇了生死劫难,所以都小心隐藏,所以......当魏熊长大后,他从外面看起来,跟楚国人一模一样了。而他也一直认为自己是楚国人,一直到了他二十八岁,小的找到了他,他这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齐国的血统,而他的父亲并没有死,在那一次党争中,他死而后生,而且从此之后,仕途越走越顺,修炼也越来越得心应手,所以,这个时候,小的奉命,前来楚国策反魏熊,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小的终于成功了。”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67106/1116735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