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穿越科幻 > 长歌落日圆 > 二百一十六、攻打大名府

二百一十六、攻打大名府

推荐阅读:田家有女福又贵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神级龙卫)王者之欢迎来到教练位无敌小王爷晚唐浮生修真界禁止物种歧视从拔出石中剑开始劝君莫入涅槃城沉城落日完美人生沈浪苏若雪

    赵恒驻跸韦城的时候,契丹人正在围攻大名府,大军云集在大名府外,耶律隆绪拿着耶律狗儿绘制的地图,绕着大名府察地形看,一边看一边对比,他惊诧不已,耶律狗儿的地图绘制得太精确了,不仅标出位置,连大小,高低,坡度都画的一清二楚。有了这个地图,耶律隆绪轻松多了,按图索骥,兵力布置十分得当。

    契丹人的进攻,一改以往的登城猛攻的战术,只是用弓弩,抛石机,火炮向城内倾泻箭矢,石砲。由于有了大名府的详细地图,契丹人射出箭矢,石块,火球如长了眼睛一样,直接飞到宋军的衙门,兵营,仓库里去了。衙门,兵营,仓库被一顿狠揍,稀里哗啦倒了一大片,宋军伤亡甚重,火炮还点燃了兵营和仓库,大量的营帐,物资被焚烧一空。

    契丹人进攻的时候,王钦若正在衙门里写奏折,突然,一块大石头飞过来,砸穿衙门屋顶,落在他的书案上,把书案砸了一个大窟窿。

    王钦若愣住了,忽然,仰面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众人抢救了半天,王钦若才醒过来,身体犹自战战发抖,不知身在何处。

    众人将王钦若抬到后院,王钦若才说:“刚才是哪里掉下来的石头?”

    周莹说:“契丹人攻城了,那石头是他们抛进来的。”

    王钦若愈是惊骇,呆了半晌,才说:“契丹人抛进来的石头?怎么这么准?”

    周莹说:“很显然,契丹人已经摸清了我们城里的位置,特意攻击我们的要害。”

    王钦若问:“我军的伤亡如何?”

    周莹说:“伤亡较重,死了十几个将校,士卒死了几百人,物资损失更重,军帐烧毁近一半,衣被都烧毁了,粮草也烧了不少。”

    王钦若说:“契丹人伤亡如何?”

    周莹说:“他们没有多大的伤亡。”

    王钦若问:“他们怎么没有什么伤亡?”

    周莹说:“因为他们没有登城。”

    “没有登城?他们不是进攻了吗?为什么没有登城?”

    周莹说:“依我看契丹人可能不想和我们硬拼,他们摸清了我们城里所有情况,只用箭弩,火炮,抛石机攻打我们,不想派人登城,以免造成人员伤亡。”

    王钦若恨恨道:“这帮没良心的,竟用抛石机来打我们,难道我们就不能用抛石机攻打他们吗?”

    周莹说:“攻打了,可是他们的营寨太远,们打不够呀。”

    王钦若厉声说:“那为什么他们打得够我们?”

    周莹说:“这帮契丹人把抛石机推到了城墙边上,衙门、兵营、仓库正好被他们打到。”

    王钦若气愤道:“这么近,为什么我们不直接攻打他们?”

    周莹摇头道:“大人还是随我到城头上看一看吧。”

    王钦若随着周莹走上城头,朝城下一看,没看见契丹人,疑惑道:“没看见他们呀,他们在哪里?”

    周莹指着城墙下面的壕沟,说:“大人,你看,那壕沟下面。”

    壕沟在城墙数丈之外,站在城墙上,若不仔细看,很难看到壕沟里面还有人。

    王钦若仔细看了看周莹指的方向,果然在壕沟下面看见了抛石机的影子,恍然明白,原来那壕沟正好成了契丹人的掩体,宋军的射击的弩箭,石砲都被地面挡住了,而契丹人正好利用这个壕沟可以发射箭矢,石砲。

    王钦若看罢,狠狠地骂道:“这帮猪崽子倒是会想办法。”

    王钦若回到衙门,说:“这里不能再待了,必须换一个地方。”

    周莹说:“大人说得对,衙门旁边有一座法王寺,契丹人信佛,王大人就住到寺里去,安全些。”

    王钦若便连忙搬到了法王寺。

    次日,王钦若又觉得就这样躲着,也不是一个事,成天提心吊胆的,挨别人的打,总不是滋味,便跟周莹说:“周大人,我们不能总这样被契丹人围着,必须想办法赶走他们才好。”

    周莹说:“大人想怎么办?”

    王钦若说:“我们必须还击,才能打退他们,只有打退他们,我们才能安全。”

    周莹瞟了一眼王钦若,说:“我们就这点兵,如何能击退他们?”

    王钦若说:“大人,你不是管着冀州,贝州,洺州的兵马吗?若是再有莫州,澶州以及德清军,通利军,人马也有十余万,可以让他们支援我们,说不定会打败契丹军,即使打不败,但也能减轻大名府的压力。不是说进攻是最好的防守吗?”

    周莹摇头道:“不行。”

    “为何不行?”

    “上次洺州支援我们,就被契丹人趁机占领了。大人切莫中了契丹人的奸计。”

    “不,这不是中什么奸计,请问,是大名府重要还是冀州,贝州重要?”

    “当然是大名府重要。”

    “那不就对了,保住大名府才是最关键的,大人赶快调兵支援大名府,契丹人很快就要大举进攻了,迟了就来不及了。”

    周莹想了想,觉得王钦若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保住大名府,更重要的是自己也在大名府中,便忙令人出城求援。

    宋军出城求援了。

    耶律隆绪、韩德昌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

    “要不要派人把他们抓起来?”

    “不,让他们去吧。”

    傍晚,萧绰来到了大名府的契丹大营,耶律隆绪,韩德昌将她接入中军大帐。

    刚坐定,萧绰便说:“怎么样?听说你们干的不错?”

    耶律隆绪说:“我们还没有大举攻城。”

    萧绰说:“是吗?城里不是已经四处求援了吗?”

    韩德昌说:“太后怎么知道的?”

    萧绰说:“朕抓住了一个前往贝州求援的宋军,是他告诉朕的。”

    耶律隆绪忙问:“他怎么说的?”

    萧绰说:“说你们干得漂亮,把周莹、王钦若吓到了,所以派他们去各州求援。”

    “这么就把他们吓到了?”耶律隆绪说。

    萧绰笑道:“是的,你们的石砲差一点砸到了王钦若。”

    耶律隆绪说:“朕只恨我们的抛石机抛得不够远,不然的话,砸死他们。”

    萧绰笑道:“朕听说你们的石头都打中宋军的留守衙门,你们怎么做到的,我们的抛石机打得到那么远吗?”

    韩德昌笑道:“这都是亏了耶律狗儿,他把抛石机推到了大名府的城墙下面,又捡了一些小一点的石头,所以,我们的石头刚好打到宋军的衙门了。”

    萧绰说:“把,抛石机推到城墙下面了?距离城墙那么近,就不怕宋军用箭射他们?”

    韩德昌笑着说:“太后别担心,这些狗儿都算好了,有一道壕沟正好掩护他们,宋军射不到他们。”

    萧绰说:“想不到狗儿还有这个本事。”

    韩德昌说:“他还有别的本事呢,昨天,臣来的时候,他向臣提了一个建议,臣觉得很好。”

    萧绰忙问说什么建议,韩德昌将建议对萧绰上了一遍,萧绰听了连忙称赞,说:“这个小子现在倒真有几分耶律斜轸的风采。”

    韩德昌笑道,说:“太后觉得好,臣就行动去。”

    萧绰说:“不,叫别人去吧。”

    韩德昌说:“这个计策是狗儿亲口对臣说的,别人去,我不放心。”

    萧绰说:“可是,你太累了。”

    韩德昌说:“太后是不是说臣年纪大了?放心,臣上阵冲锋还是没有问题的。”

    萧绰说:“你还是不要太逞强了,你又不是铁打的。”

    韩德昌笑道:“没事,臣虽不是铁打的,但也不是泥巴做的。”

    耶律隆绪说:“大丞相要去,就让耶律狗儿跟你一起。”

    萧绰说:“好,狗儿本来就是大丞相的护卫,不跟着大丞相跟着谁?”

    韩德昌笑道:‘那臣就准备去了?’

    萧绰说:“千万要小心。”

    韩德昌说一声“知道了”就告辞出了中军大营。

    萧绰目送韩德昌出去,回头对耶律隆绪说:“明天一定有宋军来增援,皇上早做准备。”

    耶律隆绪说:“太后放心,儿臣已经派出了人马,只等宋军出城。”

    萧绰点头道:“很好,打好这一仗宋国皇帝就胆寒了。”

    耶律隆绪说:“据探子回报,宋国皇帝已经到了韦城。”

    萧绰说:“他终于来了,来得正好。”

    耶律隆绪不解,道:“太后为何这样说?”

    萧绰说:“俗话说,要说话,找当家。当家的不来,什么都不好说。”

    耶律隆绪说:“他能与我们和谈吗?”

    萧绰说:“皇上放心,他一定会于我们和谈的。”

    耶律隆绪说:“王继忠这样说的?”

    萧绰笑了笑,说:“是的,昨天继忠的兄长派人捎来信,说宋国皇帝有心与我们和谈,只是碍于一些大臣反对,有些大臣想表忠心,有的想建功立业,宋国皇帝还在观望,心存侥幸。”

    耶律隆绪说:“所以,我们要打好这一仗,打掉他的的侥幸?”

    萧绰说:“对,只要我们打赢这一仗,下面的事就好办了。”

    次日一大早,萧绰、耶律隆绪就接到了消息,冀州宋军前来增援大名府的消息。

    萧绰大喜,说:“谁抵挡冀州援军?”

    耶律隆绪说:“是耶律磨鲁古,昨天就去了。”

    萧绰点头道:“不错,希望他像耶律课里一样,趁机夺取冀州。”

    耶律隆绪说:“磨鲁古作战勇猛,趁机打下冀州应该没有问题。”

    萧绰说:“贝州谁去的?”

    耶律隆绪说:“太后昨天不是抓住了给贝州送信的宋军?贝州没有人去求援,不会出兵的。”

    萧绰叹道:“皇上好糊涂呀,虽然,大名府的送信的被我抓了,难道冀州就不会派人去联络?”

    耶律隆绪说:“不会吧。”

    萧绰说:“万一他们取得联系怎么办?”

    耶律隆绪说:“儿臣立即派人去。”

    萧绰叹道:“恐怕来不及了。”

    耶律隆绪说:“那怎么办?”

    萧绰说:“只有看大丞相的了。”

    傍晚,果然得报:耶律磨鲁古被击退了。

    耶律隆绪惊讶不已,忙召耶律磨鲁古来见。耶律磨鲁古裹着左臂,一脸沮丧地来到中军大帐。

    耶律隆绪见了,惊问:“磨鲁古,你受伤了?”

    耶律磨鲁古说:“一点小伤。”

    萧绰说:“听说你进攻受挫,这是怎么回事?”

    耶律磨鲁古跪下,道:“臣无能,没能拿下冀州。”

    萧绰说:“说说,你是如何败的。”

    耶律磨鲁古站起来,说:“怪都怪臣太大意了,没想到宋国的援军。”

    耶律隆绪说:“宋国的援军?哪里来的援军?”

    耶律磨鲁古说:“是从贝州来的援军。臣在城外二十里拦住了冀州宋军,与他们激战,本来可以消灭这些宋军的,正在合围他们的时候,从我们后面冲过来一支宋军,两面夹击,把我们打乱了,他们趁机合兵一处,冲了出去,退回了冀州。”

    耶律隆绪说:“这不怪你,是朕考虑不周,没想到他们还有贝州的援军。”

    耶律隆绪说罢,看了看耶律磨鲁古的手臂,说:“你这伤是怎么弄的?”

    耶律磨鲁古说:“说来惭愧,臣在冀州城外没能合围宋军,让他们退入了冀州,但臣不甘心呀,就想率军攻城,没想到被他们射中了一箭。”

    萧绰问:“我军伤亡如何?”

    耶律磨鲁古说:“伤亡不大,就是——”

    萧绰见耶律磨鲁古吞吞吐吐,不悦道:“就是什么?你快说呀。”

    耶律磨鲁古说:“就是将士们太疲惫了,士气不振。”

    萧绰说:“朕也看到了我军这些时士气有些低落。”

    耶律磨鲁古抱怨道:“其实像冀州这股宋军,我们是完全可以吃掉的,即使把贝州宋军加在一起,我们也能消灭他们,但最终被他们逃脱了,就是我们行动太慢了,不能一下子围住他们,这在原来是没有的,士卒们就像没吃饭的叫花子,有气无力,这怎么去打仗?”

    耶律隆绪说:“真不知是怎么搞的,军士们突然不大会打仗了。”

    萧绰说:“不能怪将士们,实在是近来连日作战,将士们都疲惫了,加上粮草供应不接,军士们饥一顿饱一顿,身体确实吃不消。”

    耶律磨鲁古说:“是啊,因为草料也供不上,好多战马都饿死了,剩余的战马也瘦骨嶙峋的,没有力气跑,这回冀州的宋军能跑掉,也怪我们的战马跑不赢宋军的战马,这是什么事,我草原上的雄驹什么时候跑不过宋军的战马?”

    耶律磨鲁古说罢,垂头丧气地长叹一声。

    萧绰说:“好了,你先回去休息,养好伤,让将士们也休息,给他们每人发半斤牛肉干。”

    磨鲁古连忙叩谢,躬身退出了中军大帐。

    萧绰看着耶律磨鲁古退出大帐,忧愁很快涌上心头。随着大军深入,粮草辎重越来越供应不上。军粮减了又减,将士们忍饥挨饿,怨言四起,如果粮草再供应不上,会出大事的。

    为了解决粮草问题,萧绰想了不少办法,一开始,契丹军还是依靠老一套:打草谷,但他们很快发现,这一套已经不管用了。老百姓都逃跑了,粮食都藏起来了,契丹军一路走来,遇到的几乎都是空村,老百姓都逃走了,马牛猪羊都赶走了,不见踪影,民众都结寨自保,凭险而守。萧绰不想干扰他们,明知寨子里有粮食,也不让取。这些寨子就像路上的一个个关隘,多得数都数不清,得罪了他们,对契丹军没有好处。因此,在有的将军们建议攻打山寨的是时候,她坚决不让,因为,她知道只有两下相安无事,才能保证道路是畅通的,才有归路。

    现在看来,这是对的,大军的粮草还能够送达,老百姓没有袭击他们的运粮车队,这令萧绰感到庆幸。只是运输线太长,供应不上,让萧绰非常烦恼。有人建议就地收购,但没有什么效果,因为早在半年前,宋国就把农民手中的余粮都收购了,而且近来,宋国盘查的得很厉害,严禁粮食买卖,因此,契丹人很难从宋人手里买到粮食。

    再一个解决粮草的办法,就是攻占宋军的城池,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上次攻下洺州,就得到粮食近万石,大军饱餐了几顿。

    可是,宋国的城池坚固,都不是那么好打的。经过打探冀州的存粮充足,但城防坚固不亚于瀛州城,非奇袭不能夺取。现在攻城已败,粮草问题日益紧迫,萧绰愁的寝食不安,坐在帐中一筹莫展。

    这时,康延欣走进来,见萧绰愁容满面,说:“太后,又为何事发愁?”

    萧绰叹道:“唉,延欣呀,你是不当家不知当家的苦呀。”

    康延欣说:“太后是在为军粮发愁?”

    萧绰看了一眼康延欣,说:“是啊,军中已快断炊了。”

    康延欣说:“太后为什么不让人送粮食来?”

    “送粮食?朕天天在催促押送粮草的人”萧绰看着康延欣,说,“可是路途遥远,粮草供应不接,没办法呀。”

    康延欣说:“臣不是说我们的人送粮食来,那是来不及的。”

    萧绰惊奇的说:“不是我们的人,谁送粮食给我们?”

    康延欣说:“宋人呀。”

    “宋人?”萧绰好奇有兴奋地问。

    康延欣说:“太后可以让大名府的人送粮食给我们。”

    萧绰看了康延欣一眼,那眼神像在说:“延欣,你是不是发高烧了?”但她嘴里还是说:“让他们送粮食?他们会送粮食给我们?”

    康延欣说:“只要太后答应不攻打大名府,我保证他们会送粮食给我们。”

    萧绰听了,想了想,笑着说:“你说的还真有可能,可以试一试。”

    康延欣说:“事不宜迟,请太后速速派人进城。”

    萧绰问:“谁可以进城去。”

    康延欣说:“太后觉得臣去怎么样?”

    萧绰说:“不怎么样。”

    康延欣说:“太后怕臣办不好事?”

    萧绰说:“你没有办不成的事,只是朕舍不得。”

    康延欣说:“那臣推荐一个人去。”

    萧绰问:“谁?”

    “飞龙使韩杞。”

    “王继忠推荐的?”

    “是的。”

    “好吧,就让他去一趟,看他能不能做成这个买卖。”

    康延欣说:“太后,最好在大丞相得胜回来,再派韩杞去大名府。”

    萧绰笑道:“这个朕知道,也是王继忠教你的?”

    康延欣说:“太后为什么总是小看臣?”

    萧绰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康延欣说:“继忠见太后这些时忧劳国事,瘦了不少,心里很是着急,担心您的身体吃不消。”

    萧绰说:“继忠是个好臣子,朕谢谢他,也替三军将士谢谢他。”

    康延欣看着萧绰说:‘太后,你真的需要休息,看把你累的,继忠说还有很多大事等着您呐,你千万不能倒呀。’

    萧绰咳嗽了两声,说:“朕知道,你回去对继忠说,让他抓紧与那边联系,朕等他的好消息。”

    康延欣从萧绰那里出来,听见寝帐里又响起一阵剧烈地咳嗽声。

    风很急,营中央的大纛哗啦啦地作响,低垂的,灰暗的云压得很低,大名府的城墙也是灰暗的,像一条被打死的扔在路上的乌蛇。

    康延欣裹紧外衣,回到穹庐。王继忠在案台后面抬起头,说:“回来了?”

    康延欣没有回答,走到他的身边,坐下来。

    王继忠看了看康延欣,说:“太后没答应?”

    康延欣说:“答应了。”

    “那你为什么不高兴?”

    “唉,不说了,女人终究是女人,没有办法的。”

    王继忠看着康延欣,不知她为什么说  这样的话,她是说谁?王继忠不好问她,便说不再说什么,低头写东西去了。

    康延欣坐了一会儿,说:“你说大丞相这回能打胜仗吗?”

    王继忠看了康延欣一眼说:“能。”

    康延欣不说什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王继忠看了,说:“延欣,你今天怎么了?有什么心事?”

    康延欣说:“没什么。”

    “真的没什么?”

    “如果大丞相打了胜仗,他们还会谈判吗?”

    王继忠愣了一下,说:“会的,我觉得宋国很快就会派人来的。”

    康延欣看着王继忠,将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说:“这么说你很快就会回汴梁了。”

    王继忠没说什么,只紧紧握着康延欣的手,他此时说什么都是苍白的,只能紧紧抓住她,让她感到力量和自信。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0483/1116936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