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散文诗集 > 和冥主成婚之后 > 第92章 卧室的镜子

第92章 卧室的镜子

推荐阅读:农女致富山里汉宠妻无度苏红珊医道保镖全职法师之顶级天赋五代梦农女致富苏红珊韩夜霖黑潮都市:卧底三年,我成了公司二把手!盛嫁之田园贵夫大漠佳婿小神兽的万千宠爱[娱乐圈]

    张书挽住在春山市海明区的一个普通小区, 13栋7b。

    没有朋友,没有亲人,自由职业。

    和邻居是点头之交, 上一场谈话在七个月之前——据邻居钱大婶所说, 她们在聊菜市场的猪肉有没有涨价。

    在路上时,陈笑泠给了他们张书挽的手机号。

    路迎酒打过去,提示手机关机了。

    到了小区, 路迎酒和敬闲坐电梯上了七楼,7b门口冰冷的防盗网拦住了他们。路迎酒摁门铃,敲了门, 没有人回答。

    果然和陈笑泠说的一样, 她不知去了哪里。

    路迎酒刚准备离开,旁边就是“吱呀——”一声。

    领居家的门小心翼翼开了。

    门上挂着老式的防盗链,没拆下来,门缝只有一点,其中露出几缕花白的头发, 干瘪的肌肤和一只眼睛。

    路迎酒“……”

    这要是灯光再暗一点,和恐怖片差不多。

    沙哑的声音传来“你们来找谁的?”

    听起来是这个钱大婶, 应该就是那个邻居钱大婶。

    “我们找住在这里的户主。”路迎酒说, “您认识她吗?”

    “你们找小张?”钱大婶谨慎问道, “你们是她的朋友?亲戚?”

    路迎酒编了个借口“是她朋友的朋友。她太久没消息, 我们又刚好来春山市, 朋友就委托我们过来看一看情况。”

    钱大婶再次打量他们。

    她看向路迎酒时是柔和的,甚至带了点欣赏——路迎酒对这种目光很熟悉。

    根据过往经验, 下一秒, 他往往会被问“你在哪里工作?年纪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啊, 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然而, 在钱大婶温柔又八卦的目光转移到敬闲身上时……

    她突然警醒起来。

    上下打量了一番敬闲,目光在欣赏与怀疑之间来回波动。

    路迎酒一下子就知道她在顾忌啥了。

    他偷偷一戳敬闲,敬闲实时地露出他的营业假笑,表达善意。

    然后路迎酒解释说“我们不是什么坏人,真的就是来看一眼。”

    “哦。”钱大婶半信半疑,“我也不晓得她去哪里了。”

    路迎酒问“您知道她平时做什么工作?”

    “不晓得。”钱大婶摇头,脸上浮现了某种八卦之情,“但是她那么有钱,开的都是好车哦,工不工作无所谓。指不定她还有好几套房,就不在这边住了,指不定她是嫁人了。”

    “车子……”路迎酒想了一下,“她平时在哪停车? ”

    “我不晓得,可能楼下吧。”钱大婶回答。

    她看向路迎酒,眼中闪光“小伙子,你在哪里工作?年纪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啊,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

    路迎酒“……”

    果然不出所料!!又是这些问题!

    还没等他回答,敬闲已经一把揽过他的肩头,笑说“他已经结婚了。”

    钱大婶很失望,嘴里感慨“唉可惜了,不然我有好多人给你介绍。”

    路迎酒本来想强行进张书挽的屋子。

    但是钱大婶一直盯着他俩看,大有他们不离开,她就不关门的意思。路迎酒无奈,只能和敬闲先下了楼,想着去找一找张书挽的车子。

    下了楼,走过小区的道路,敬闲一直揽着他的肩不放。

    一看就是醋闲上线了。

    路迎酒无奈道“你这又是闹得哪一出?那大婶只是畅想了一下给我介绍对象。”

    “不行。”敬闲说,“想象也不行。”说完趁四下无人,亲了路迎酒一大口。

    路迎酒好不容易把鬼王的醋坛子盖上,在13栋旁边转了一圈。

    工作日停着的车少,大部分都是普通车子,不像是大婶口中的“好车”。

    很快,在东南的一个角落,路迎酒看到了一个满是落灰的宝马。

    灰尘少说有三四厘米,玻璃上全是鸟屎。他们靠近时,车底下趴着的两只流浪猫瞬间惊醒,小心翼翼地探头,打量他们。

    路迎酒透过脏兮兮的玻璃,勉强看到小小的平安符吊在后视镜上。

    平安符画着一只虎头犬耳的兽类。

    谛听。

    与谛听结契的唯有张家。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张书挽的车。

    路迎酒折了两个小纸人。

    纸人顺着门缝,费劲地挤进去了,给路迎酒拉开了门——这么久过去宝马早没电了,也没发出警报声。

    车门开了,陈腐的味道扑面而来。

    路迎酒等了一会通风,然后坐进去驾驶位,戴上手套仔细翻找车上物品。

    两个小纸人也帮忙,上下蹦蹦跳跳,拉开了副驾驶的储物箱。很快,它们便举着一个橙色布袋子回来了。

    布袋子很小,有淡淡的符纸波动。

    路迎酒拉开,从里头拿出了一面……圆形的小镜子?

    像是一些女生出门会带的小镜子,镜面上干干净净,映出他的面庞。

    除了这面镜子,路迎酒还找了一部老手机,充满电之后还能用。只不过它应该是备用机,里头什么信息都没有。

    翻看各种纸张,有不少高速公路收费的小票,日期都在半年之前。看起来,张书挽经常开车去外地。

    但她又没有工作,为什么老是跑外地呢?

    路迎酒有些疑惑。

    可除此之外,车上没什么特别的了。

    他就拿着那面镜子,把车门关好,和敬闲重新上了楼。

    这回钱大婶不在,方便他们“作案”。

    路迎酒掏出曲别针,撬开了张书挽的家门。

    门后是不新鲜的空气,正对着就是客厅,旁边鞋柜上零零散散放着很多鞋,球鞋、凉鞋、高跟鞋……东一只西一只,它们的主人应当不善于收拾。

    花瓶中的花早已枯死,墙皮脱落,摔碎在地上,浴缸里的小鱼尸体都烂得差不多了,一坛水浑浊到不行。

    她果然很久没回来了。

    房间是简单的两室一厅。

    推开卧室门时,路迎酒实际上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比如看见一具尸体。

    可实际上卧室内干干净净,甚至连半点灰尘都没有,一缕阳光从窗外射入。

    路迎酒迈步进去……

    看见了自己无数张脸。

    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镜子,布满了屋内的每一个角落。

    等身的试衣镜、半人高的圆形镜子、欧式风格的华丽镜子、甚至还有游乐园里哈哈镜……老式的古铜镜和小巧的化妆镜被细绳吊在空中,反射着刺眼光亮。

    所有的镜子,镜面都是朝着床铺的。

    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她睡觉的地方缠绕起来,密不透风。

    从风水角度来说,有镜子直面床是不大吉利的,可能会影响运势。

    更别提那么多镜子了。

    要是半夜迷迷糊糊地醒来,在镜中看到无数个自己,该有多惊悚。

    屋内完全没有落灰,应当是被什么东西阻拦了。

    路迎酒在屋内找了一圈,从床下掏出了一盏灯。

    一盏八方宫灯。

    以黑漆木为框架,罩以纱布,八面上分别画了奔走的谛听,灯身上挂了深绿色的流苏。

    一般来讲,流苏、图案都以红与金为主,很少看见主体为黑、搭配深绿色的宫灯。

    路迎酒提着上端,手摸上宫灯轻轻用力。

    灯面顺滑地转动,一只只谛听栩栩如生,似要雀跃而出。

    “这是什么灯笼?”敬闲问,“又是什么世家的不传之秘?”

    “也不算是。”路迎酒目不转睛地看着灯笼,“不过这种灯,确确实实是张家发明的,名叫‘青灯’。”

    敬闲“……青灯会?”

    他把路迎酒工作过的地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嗯。”路迎酒点头,“青灯会的前身确实是张家创立的。当然,那时它还不叫青灯会,只是一群张氏的年轻驱鬼师聚在一起,彼此以手提青灯为暗号,行走在夜色中。”

    那时驱鬼术远没有今日的发达。

    各种妖魔鬼怪横行,百姓苦不堪言。

    学习驱鬼需要的成本高昂。

    不论是画符纸用的笔墨、纸张,还是各种驱鬼用的玉石、宝石,还是疗伤用的药材,都不是普通人家能负担起的。所以驱鬼术被垄断在几个家族手中,要价高昂,赚了暴利。

    所以,一群年轻人站出来了。

    当时的张家信奉天道,却没对其痴迷到疯魔的地步,家族规模不大,依旧有怀着灼热之心的少年们。

    他们只要少得可怜的报酬,或者干脆免费办事。

    一时之间他们声名大噪,无数人跑来求助他们。

    而他们这种行为,明显破坏了其他驱鬼家族的利益。他们开始被恶意打压、针对,被莫名其妙揍一顿都是小事,还有直接被杀害了的。

    这种威胁没有动摇年轻人的心。

    他们转变为偷偷行动,蒙着面庞,提着青灯行走在长夜中。居民若是看到一盏暗淡的绿灯靠近,就能上前求助、赶走厉鬼。

    久而久之,他们声名鹊起。

    随着张家的进一步强盛,有史以来第一个驱鬼组织诞生了,名叫青灯阁。

    再之后,越来越多的驱鬼师加入青灯阁,就连外姓的人也不例外。天价驱鬼的趋势渐渐消失了,青灯阁越发展越大,从张家人当阁主,到后来的能者居之。

    百年前它更名为“青灯会”。

    直到今天,它还是最大的驱鬼组织。

    这可能是张家做过最好的事情了,没有之一。

    敬闲问“这就是他们提过的灯笼?”

    “嗯。”路迎酒打量着灯笼,“有宫灯款式的,也有普通纸灯笼样子的。像这么精细的做工,一般只有张家才做得出来。”他微微眯起眼睛,“我在想,张书挽为什么要把它放在床下。”

    “点燃它试试看吧。”敬闲说。

    他打了个响指,指尖便燃起了幽幽的鬼火。

    宫灯里还有油,被他点燃了。

    青绿色的火焰升腾起来,通过纱布棉照在屋内。路迎酒抬眼看去,每一盏镜子都是细小的、跳跃的火花。

    他说“敬闲,你去拉上窗帘。”

    敬闲照做了。

    那窗帘非常厚重,应该是专门定制的遮光窗帘,拉上后一片漆黑,唯有宫灯中暗淡的绿火跳跃。路迎酒举起宫灯,转了一圈,看到了无数个眼中带着幽绿火光的自己,面庞半明半暗。

    这样关了灯看,才发现镜子布置得很精巧,不论是哪个角度都能反射光芒……

    除了床头的角落。

    那里有一处没有反光。

    路迎酒说“你再拉开窗帘。”

    阳光倾斜而入,满屋亮堂。

    路迎酒去到床头,果然发现在层层叠叠的镜子中,这里有了一处空缺。那空缺非常不起眼,如果不是他们点灯笼、拉窗帘,不可能发现。

    那里像是……少了一面小镜子。

    这大小和形状都很眼熟。

    路迎酒思考了片刻,拿出在车上找到的镜子。

    圆形的镜面小巧,正正好好与缺口吻合。

    敬闲从四次元背包里掏出胶水,递给路迎酒,让他把镜子重新沾回墙面。

    这样一来,再拉上窗帘后,灯笼的光就布满了每个角落。

    绿光幽幽,静默燃烧。

    他们两人站在屋内,提着灯笼,颇有几分阴郁与惊悚感,像是在进行某种不知名的仪式。

    ……对,就是仪式。

    宫灯和车内的镜子绝非偶然,这些镜子的存在一定是为了阵法。但是,该怎么启动呢?

    接下来的数十分钟,路迎酒不断在屋内翻找,想找到线索,却一无所获。

    休息时,他坐在客厅沙发,喃喃自语道“为什么镜子一定要对着床呢……她不可能不知道,这不吉利,会影响运势。”

    他怀疑过床上床下有符纸,但没找到。

    敬闲说“实践出真理,既然想不明白,不如直接去试试。”

    路迎酒还在思考,隔了几秒钟才问“……试什么?”

    “直接上去睡一晚。”敬闲说。

    路迎酒“?”

    敬闲认真道“说不定你代入她之后就有想法了呢。她喜欢点灯笼,你也点灯笼;她喜欢那张破床,你也睡在破床上;她天天醒来对着一堆镜子,你也醒来对着一堆镜子,脑回路不就接上了吗。”

    路迎酒扶额“……行,就这么试试吧。不过不是为了什么对接脑回路,而是有些阵法,可能等深夜阴气重了,才有效果。”

    他们又在屋内搜了一圈,然后出去吃了个晚饭,等待夜幕降临。

    旁边就是小吃街,路迎酒点了小龙虾吃。

    红通通的虾尾泼了油,香气四溢。敬闲剥的虾尾全放在了路迎酒碗中,直到路迎酒说实在吃不下了。

    等饭后,他们回到张书挽家里。

    路迎酒不想动那张床上的任何东西,甩出去符纸,一阵清风将床上的灰尘吹落。敬闲又从神奇小背包里拿出薄毛巾,垫在枕头和床上,暂时度过一晚。

    路迎酒倒不是很介意睡别人的床。

    就是他实在没想象到,他有一天会和敬闲一起睡别人的床。

    拉上窗帘,点了青灯,绿火倒影在每一面镜子中,像是千百撮鬼火将他们包围。

    两人一起躺在床上。

    这床并不小,只是两个男人并肩躺着就有点显得狭窄。路迎酒几乎是睡在敬闲怀里的,心想这要是张书挽突然回来,可不得吓疯了——

    两个男人亲密地躺在她床上,搂搂抱抱,还点了她的青灯。

    像是一部惊悚题材的gay片,混杂了犯罪、悬疑和灵异要素,放出去就能惊爆市场。

    他就这么想着,闻着那熟悉的冷香,渐渐在敬闲怀中睡着了。

    ……

    “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

    秒针转动,带着时针指向了午夜两点钟。

    再醒来时,路迎酒的脑袋昏昏沉沉的。

    身边已经没人了。

    ……敬闲去哪里了?他想着。

    很快,多年来训练有素的警觉让他清醒过来有什么东西不对劲。

    挂起的青灯依旧燃烧,盈盈火光,坠入镜面。路迎酒坐起身,看到了无数个自己。

    究竟是哪里不对呢?

    他的目光扫过一个个镜面,四面八方都是他的面庞、他的身躯、他的背影。当他看向镜面,像是与一百个自己对视;当他稍微动作,那些镜像就跟着他一起变化,头晕目眩。

    要换个人在这里,恐怕会毛骨悚然。

    但路迎酒毕竟是路迎酒,心跳都没加快半点,一心只想弄明白张书挽的意图。

    最终,他看向了斜对面的镜子。

    那是一个等身的试衣镜,木质的框架烂了一半,只有一人宽。以它的角度刚好照出了他的侧脸,照出了他偏棕色的瞳孔。

    但是,在其他的镜子里,他的瞳孔中都是有绿火的。

    唯有这面镜子中他的眼眸干干净净,是原本的色泽。

    路迎酒起身走到了镜子前,绿光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镜中的青年与他对视,依旧是精致的五官,俊秀的外貌和温和气质。

    几秒钟之后,它笑了。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4660/1143244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