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甲斐之虎

推荐阅读:农门有喜:末世小福妻北宋之捍卫者超级幽灵战舰开局:一个民国位面她是剑修安瑶的幸福人生穿越农家团宠福气包武炼巅峰修罗圣尊仙都

    秦明猜不出水户天狗党到底要做什么,索性也不去想。

    反正这种妖怪组织,还是不要太过接近的好。

    搞定黑田长德,探明其立场,再找出甲州宝藏所在,就直接回江户。

    什么切支丹什么黑田长德叛乱,全都交给幕府。

    他们一行人虽说都是大剑豪,自保没太大问题,但也不可能直接镇压叛军,几千几万头猪砍起来都麻烦。

    “之后有什么打算?如果你继续呆在寺社里,我们联络只能靠暗号,太麻烦了,而且等到巫女祭祀完毕就会离开,寺社也不再是安全的地方。”

    秦明问向半藏:“他们不会放弃对你的追捕。”

    “我还没想好,安倍大人您来的太快了。”

    半藏一直认为,即使是在推理查案上极富盛名的秦明,面对忍者的暗号,起码也得一阵子才能破解开,按照他的推算,与秦明的会面还得等好几天,这几天里可以慢慢思考后事。

    哪曾想到秦明来的这么快,距离他撒下兵粮丸,扮做侍从潜入寺社,也才两三天而已。

    众人都陷入了思考中。

    这才是目前第一个要处理的问题,寺社待不长久,去旅馆会和吧,又很容易被发现。

    毕竟平白多出来一个人,即使是忍者,也总会有漏出破绽的时候,黑田家的武士又不是傻子,肯定能发现。

    几人思来想去,较劲脑子,最终还是秦明拿出了办法:“半藏,你假扮成永仓吧。”

    “这...”

    半藏愣了愣,要能随便易容就好了,就算他的易容不被识破,日子久了也会发现端倪,毕竟那是两个人。

    随便扮成他人入住旅馆更不现实,里头已经被黑田家的武士塞得客满了。

    可随后大家都意识到了。

    假扮成别人,时间久了肯定露馅,但永仓新八不一样。

    永仓的潜行能力,比半藏还强,而且平时不太说话,人设上也看不出什么问题。

    只要两人不同时出现,就不会露出破绽,别人看到半藏假扮的永仓新八,只会先楞一愣,然后反应过来,秦明一行人里,是有这么个人。

    不,甚至就算两人同时出现,也很难露出破绽。

    别人只会注意到半藏假扮的,不会注意到真正的永仓,甚至会因此更加忽略永仓。

    这,就是比忍者还要强大的隐匿潜行。

    “好主意啊....”

    半藏想明白后,也只能自愧弗如,这世上就是有这种天生的忍者。

    听说那位永仓新八还是因为被揭露了暗杀,才和安倍大人相识,果然也只有阴阳师才能对付得了这种奇才。

    土方道:“那现在问题就是你怎么出去了,平白少了一个侍从,肯定会惹人怀疑,黑田长德必然会往你身上想,再联系到我们来过,成功会面的事情就暴露了....”

    近藤道:“那就让半藏再等几天吧,和祭祀结束的巫女一同离开,到时候就不会有人怀疑了。”

    “没事。”半藏摇头:“一起走就行,这地方我是不想再呆了。”

    这次他算是栽了,继承半藏家名后第一次受伤,敌人不一般,不能轻敌,甲府城没有比旅馆更安全的地方,七八个剑豪,起步都是剑道七段,还有个阴阳师托底。

    半藏走到床边,拍了拍床板,打开床,里头塞着一个和半藏衣着打扮一模一样的青年。

    两人衣袖交错间,塞了四五枚小判。

    “我走了。”

    半藏就这么和秦明三人离开,倒也不用担心,那名真正的侍从比半藏更害怕事情泄露,再说了,一个普普通通的侍从而已,也不会有人特意关注。

    望着惊愕不已的土方与近藤,秦明笑道:“别把忍者想的那么神秘,所谓五行遁术,木遁是上树,水遁是借助苇管潜水,火遁是烟雾弹和纵火制造混乱,土遁是钻进事先挖好的地道.....”

    “至于金遁....”

    小判金光闪闪的,还不够金吗?

    半藏呵呵笑道:“金遁其实也有用镜子反光来晃晕敌人的说法,不过实践有点困难就是。“

    梁上十分钟,梁下十年功,忍者的遁术说起来是没什么,但想要真正运用的如臂使指,没有一番苦练不可能做到,根本不怕外泄。

    一行人出了寺社,秦明等人回旅馆拿永仓的替换衣物,半藏则找了个僻静地方等候。

    身份掩饰完毕,等半藏顺利回到旅馆之后,秦明就带着近藤与土方,继续拜访黑田长德去了。

    也许是身边绝灵体质变少,秦明看见存在感几乎快变得跟永仓一样稀薄的以津真天露头了。

    “是我的错觉吗?总感觉以津真天的鸟喙变短了?羽毛也...变少了?”

    不过他也不可能凑上去验证一番,找机会再慢慢观察吧,以津真天毕竟是被他的“咒”所改变的第一个....

    生物?产物?动物?妖物?

    这填空给秦明整不明白了,妖怪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至今他都搞不懂。

    思索间,已经来到了本丸。

    “黑田大人今天在家里,本丸里只有四郎大人在。”

    看门的足轻给了秦明这样的回答。

    本丸和黑田家是分开的,一个相当于公司,另一个则是自宅。

    两人分开了?

    这倒是个好机会。

    秦明心里想着,黑田长德不一定诚心和隐切支丹合作,两者都是一方势力,不可能屈居人下,肯定各有心思。

    如果能借着这个机会,分化双方,不说让双方分崩离析,只要不那么密切,后续的事情就好办的多。

    “安倍大人!听说安倍大人在旅馆休息,几天都未曾出门,这第一天出门,就来找在下,难道是发现了什么吗?”

    黑田长德显得极为热情。

    其实我是来问你巫女什么时候跳舞的。

    秦明轻咳两声:“黑田大人消息如此灵通,客套话就不说了,这几天我确实有所发现。”

    “哦?”黑田长德屏退了下人,只让弟弟黑天长艺守候在门口,等确认无人探听后,才道:“是关于甲州宝藏?”

    “正是。”秦明点头,道:“还是多亏了黑田大人的门客四郎提醒,如果不是他,我也注意不到《甲阳军鉴》这本奇书,栗山家所掌握的相关线索,其实也是这本《甲阳军鉴》。”

    “确定《甲阳军鉴》的可疑之处后,我就在旅店里研究了几天,没想到真的发现了线索。”

    黑田长德皱着眉头,《甲阳军鉴》的可疑之处?他知道啊!

    当初被服部半藏正义偷听去的就是《甲阳军鉴》记载的机密,难道秦明和半藏会面了?

    黑田长德思考片刻,佯装不知,道:“安倍大人请讲。”

    秦明眉毛一扬,摇头道:“在此之前,我还有一个问题想问黑田大人。”

    “但讲无妨。”

    “黑田大人可知道,我们乘船来甲斐,下了船后,就碰到了盗匪袭击。”

    黑田长德面露歉意,姿态放得相当低:“知道,甲斐境内多山匪,是在下治理无方了,还请安倍大人恕罪。”

    秦明摇头道:“那些盗匪并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的目标是武市半平太。”

    “武市半平太?”黑田长德惊讶道:“就是那个与安倍大人同行的武士?”

    废话,他当然知道,那些盗匪就是冲着武市半平太手里的军配团扇去的,就是他和天草时贞一起密谋的。

    由天草时贞的人出手,解决所有进入甲斐的势力,抢夺那些人手里的军配团扇,现在他们手里就差秦明手里的两把了。

    这样一来,他这个甲斐国司就不会留下把柄,即使幕府怀疑,也会苦于没有证据而不敢轻动。

    为此,他还特意和天草时贞商量,让扮做盗匪的人,模仿水户天狗党之前的行为模式,刻意引导秦明等人往水户天狗党身上想。

    毕竟秦明和水户天狗党有过深入交集,思维很容易被带偏。

    秦明从黑田长德身上看不出什么,他倒也直接摊牌:“武市半平太手里有一把军配团扇,得自柳泽家,柳泽家曾入国甲斐,也掌握着甲州宝藏的一部分秘密。”

    “《甲阳军鉴》讲述的正是秘密所在,所谓的军配团扇,早年在军中被当做占卜吉凶的物品,其上刻印了天干地支。”

    “而天干地支,正好能指示出方位,武田信玄著名的一骑讨,也是用军配团扇而抵挡了上杉谦信的致命一击,军配团扇对武田家而言,意义非同一般。”

    近藤、土方直接懵了,我们按捺住好奇心,特意不让你说出来,就怕不小心泄露被别人知道了,现在倒好,不用担惊受怕了,万无一失,因为你直接全都告诉别人了。

    “此话怎讲?”黑田长德从一方小盒内取出一把军配团扇:“黑田家也有一把,据说是先祖传下,难道也指示出了方位?”

    其实这把是北条家的,除了秦明手里的两把,剩下的所有军配团扇都在他手里。

    “这把军配团扇的扇面,是虎。”

    “寅虎,也即是东北方。”

    又是寅虎?

    秦明心中奇怪,拿出从武市半平太那里得到的军配团扇,道:“这把军配团扇扇面上也是虎,寅虎,也就是东北,看来其中应该还间隔着其他团扇。”

    “原来如此!”

    黑田长德一副无比激动的模样,实际上早已知晓。

    在《甲阳军鉴》的提示下,他早就知道军配团扇和天干地支有关,天干地支虽然是阴阳师占卜所用,但也不代表别人不知道。

    现在依旧沿用天干地支指代方向的老人家,可不少。

    不过甲州宝藏至今没有发现,是因为还有一个问题。

    他得到的军配团扇上,全是老虎,只是姿态不一样,全是一个动物,甚至一直在怀疑,是不是搞错了,其实并不是指的天干地支。

    黑田长德思考片刻,最后做出一个决定。

    将所有扇面都告诉秦明,一个专业的阴阳师在,总比其他人要好得多,秦明花费几天时间,对《甲阳军鉴》的破解程度就已经和他们持平,这就足以证明能力。

    他一直没有和秦明撕破脸,就是存着这个心思,找机会利用利用这位阴阳师的“智慧”。

    不过黑田长德倒也知道分寸,没有直接将其他军配团扇拿出来,只是口头讲述:

    “安倍大人,虽然我没有得到其他军配团扇,但我大概知道其他扇面上的内容,全都是老虎,只是姿态不同,是不是搞错了什么,如果是天干地支的话,这根本成不了位置。”

    一路向东北,全都是一条道儿,哪来的位置可言?

    “都是老虎,会不会这指代的其实是武田信玄的名号“甲斐之虎”?”

    “一共有几个?”

    这倒是秦明没想到的,所有扇面都指代着寅虎?

    黑田长德实话实说:“七....七个,加上安倍大人手中的这把,是八个。”

    秦明思索一阵:

    “黑田大人可有纸笔?”

    “有的!”

    黑田长德为秦明拿来纸笔,就好像小童一样,顺从研墨。

    秦明拿着笔,在纸上画着。

    “这是...八卦?”

    黑田长德有点眼熟。

    土方、近藤完全不懂。

    秦明没有回答,继续画着,老本行了,上辈子老神棍没少教,混饭吃的手艺不能落下,数学老师能徒手画圆,他这个徒手画八阵图也不差。

    “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

    “武田信玄的“风林火山”,正是出自于《孙子兵法》。”

    “《孙子兵法》有八阵,分别是,“方、圆、杜、牝、衡、罘置、轮、雁、行”,而武田信玄对《孙子兵法》有很深入的研究,《甲阳军鉴》中所记载,他经常使用的阵式也有八种,分别是鱼鳞、鹤翼、雁行、弯月、金逢矢、衡轭、长蛇、方圆。”

    “而八阵源自于八卦。”

    其实这都是胡说,临时凑的词,有点牵强。

    秦明想到八卦的原因,主要还是在于山本勘助。

    山本勘助才是留下宝藏的人,自然要以他为出发点,而前文就说过,《甲阳军鉴》中,反复提及山本勘助非常喜欢华夏兵法,还在武田信玄面前给武田诸将们解说过八阵图。

    这就符合了宝藏的埋藏与发觉两个要素。

    一,山本勘助所留。

    二,武田家有人能看懂。

    “那这八卦与甲州宝藏又有什么关系?”

    不管是黑田长德还是土方、近藤,这时候的智商都到了一个水平,只能任凭秦明忽悠。

    “不急。”

    秦明所画的八卦,并没有那么简单。

    最里面第一圈,是一个太极图。

    第二圈,是卦图,就是横条一二三一样的图像,用来充数增加逼格。

    第三圈则是八等分,是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卦名。

    第四圈分成了二十四等分,空着的。

    第五圈又变成八等分,写着八个方位。

    秦明开始在第四圈填入天干地支。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5061/1152661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