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Lie0可悲的同类

推荐阅读:仙尊重生不败神婿杨辰秦惜重生1998谈小天山里有女初长成西游:第四天灾横推三界火焰之纹章:暴兵横推诸天阴箓之主十世渡尘者溟海仙尊叶辰萧初然叫什么名字

    《首领宰今天尝试扒马了吗?》

    文/系田

    九点刚过,银座的夜生活拉开序幕。

    风间在lupin酒吧外探头探脑,薄荷绿的短发发梢外翘,右耳的银笛耳坠随风飘荡,一身oversize的紫罗兰运动服意气风发。

    人们经过时,纷纷投去惊艳的一瞥。

    风间不理,目光梭巡一圈定格在吧台,醉醺醺的太宰歪头趴在上面,旁边的男人西装革履,戴黑色圆框眼镜,正俯身和他说话。

    风间皱了皱眉,难道这就是纠缠太宰的人?

    他还没成年,不能贸然进入酒吧,于是决定给太宰打个电话。

    手机屏保亮起的刹那,风间愣了愣。

    嘟嘟嘟—

    三声忙音,电话铃被掩盖在酒吧的音乐里。

    眼镜男听见了,把手机递给太宰,太宰没接反而气恼地拍开,脸换了一侧呼呼大睡。

    手机还在响,男人犹豫了会儿,小心翼翼抓起太宰的手指,解锁。

    风间远远地目睹了这一幕。

    “小弟弟,酒吧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一个三十岁的男性alpha佝偻着背挡住他的视线,不怀好意地笑。

    风间面无表情扫对方一眼。

    “有事?”

    男人因他冷淡的口吻怔了怔,僵硬地扯开嘴角道:

    “这里多无聊啊,哥哥带你去别处玩吧?”

    他说着,流里流气来搂风间的腰,凑得近了,没闻到信息素的味道,当即紧蹙眉头抱怨:

    “什么嘛,长成这样居然是个beta啊?”

    oga和alpha的匹配度更高,身体也更软是公认的事实。

    与之相比,beta则逊色得多。

    话音未落,男人腹部一沉,像是被什么坚硬物体蓦地抵住。

    他低头看清漆黑锃亮的枪柄,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正在这时,电话通了。

    风间手指勾着板机,菱唇轻启:

    “滚。”

    听筒那头沉默了好一会儿。

    “喂您好,机主现在不方便接电话。“

    风间目送路人屁滚尿流地跑远,收起枪转过头。

    大概是刚才那声“滚”让吧台边的男人满脸戒备。他不由笑了,语气放缓。

    “抱歉,是太宰先生通知我来接的。能麻烦您让他出来吗?”

    他隔空对上眼镜男探究的目光,人畜无害地补充,“我还没成年呢。”

    *

    风间看太宰跌跌撞撞地走过来。

    空气里浓郁的酒香催动体内的信息素,他不禁闭了闭眼。

    “你怎么了,小风间~”

    太宰用手指戳戳他的脸,含糊不清地问。

    为了防止太宰摔倒,风间只好默认对方把大半体重压在自己身上。

    面前的眼镜男尴尬地收回想要搀扶的手,清清嗓子。

    “你好,我是太宰的朋友,鄙姓坂口,刚才真是不好意思。”

    男人说着,递来一张名片。

    港口fia可没有这种东西,风间垂眸接过的同时瞥了一眼。

    原来这个坂口是大商社的秘书啊?

    “没关系,那我先送太宰先生回家,今天谢谢您了。”

    风间鞠个躬,艰难地扶着太宰转身。

    “等等。”

    坂口殷切地叫住他们,“太宰,刚跟你说的那种能强制oga发热的抑制剂,如果你改变主意想了解的话,随时打给……”

    “我的组织里又没有oga。”

    太宰不耐烦地打断,眯着眼凑近风间,滚烫的唇几乎亲到他的脖子。

    “你说是吗?小风间~”

    风间敏感的肌肤泛起一层疙瘩,心跳却因太宰的问题猛然一顿。

    为什么这么问?他是被怀疑了吗?

    风间垂眸避开和太宰的对视,往后退了退,“是的,您该回家了,太宰先生。”

    “……”

    坂口欲言又止,不甘愿地走了。

    风间目送他落寞的背影,若有所思—

    能强制oga发热的抑制剂已经普遍到商社秘书都知道的地步了吗?

    市面上的药还能相信吗?

    要怎么辨别呢?

    “人都走了,还看。”

    太宰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话里沉淀着阴郁的情绪。

    风间回过神,还没来得及说话,手里的名片被抢了。

    嚓—

    如火柴划拉铁盒,太宰把撕碎的名片塞进自己的口袋。

    “永远别相信一个会随身带假名片的人。”

    他凝视风间的眼睛,强大的气场如浪潮汹涌,神色间没有半点酒醉的迹象。

    风间顿了顿,表情无辜,“原来您没有喝醉吗?”

    “……”

    一阵尴尬的沉默。

    太宰揉着太阳穴哀嚎,“啊,果然喝多了酒,头就好痛哦!”

    “清醒的话就请自己回家吧。”

    “我家太远了。”太宰一头栽进风间怀里,死死搂住风间的腰。“小风间让我借宿一晚吧。”

    这是又一次的试探,还是单纯撒泼?

    “山田先生死了。”

    “什么?”

    “他在路上袭击我,枪走火。”风间低头看太宰的发旋,“山田先生是想杀您吧?”

    “唔,应该是吧?所以我更需要风间君保护了,就让我住你家嘛。”

    一个堂堂的alpha居然寻求beta的保护吗?

    太宰治还真是没有等级观念,唯独对oga格外排斥呢。

    *

    回家路上,夜深人静。

    风间还在思考坂口的话,以他的身份不能实名购买抑制剂,必须通过其他渠道。

    了解强制发热的药和普通药的区别就显得至关重要。

    风间对数字敏感,虽然只看了一眼名片,也牢牢记住了上面的号码。

    坂口安吾的身份是假的,那么联系方式呢?

    风间掏出手机,下意识按出号码,但还没有拨打。

    什么样的借口能顺理成章套出强制发热抑制剂的特征?

    风间边走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

    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倏地冲到他面前。

    风间的手机滑出道美丽的抛物线,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啪嗒—

    他正要弯腰去捡,那人却紧紧拽住他的胳膊,“药,药!”

    空气里信息素的味道让人头晕,对方双眼泛红,嘴角不自觉流下唾液,显然是发热期的症状。

    风间像醉酒般翻了翻眼睑,身形微颤。

    仅存的理智叫嚣着要尽快离开,可四肢发软不听使唤。

    被丢弃在一旁的手机发出嘈杂的噪音。

    嘶啦,嘶啦—

    像是信号传导不良,或是扬声器故障。

    “喂您好,哪位?”

    略带疑惑的声音从听筒内传出,像兜头冷水让风间一个激灵。

    电话,怎么,打出去了?

    他喘着粗气,用力推开已经丧失理智的oga,踉踉跄跄捡起手机。

    “喂?是太……”

    啪嗒—

    风间慌乱地按下挂断键,把坂口的问话遏在喉咙里。

    他迷迷糊糊地服下抑制剂,转身离开。

    隔了好远,还能听见那个oga的嘶吼回荡在静寂的夜里,尤其绝望。

    “药,给我药—”

    “……”

    风间停下脚步,盯着手里空了大半的药版,好半晌,闭了闭眼转身回去。

    他把一颗药塞进那个oga手里,恶声恶气地说:

    “不想被强的话就赶快吞了抑制剂回去。”

    风间说完,看也没看oga一眼就走了。

    这回,身后的哀嚎变成了千恩万谢的磕头。

    咚咚,咚咚。

    “谢谢,谢谢你。”

    风间并不欣喜,相反捂着耳朵逃也似地跑起来,寒风在耳边呼啸,无力感油然而生。

    他没办法拯救所有人,但至少不要变得和“他们”一样。

    绝对,不要。

    *

    翌日首领办公室

    “你自己做的?”

    太宰打开风间送的食盒,美妙的黄油香味让他不由深吸了口气。

    “对,谢谢首领昨天救了我。”

    “噢,因为这件事啊?”太宰捏起块小熊饼干,左看右看还是不知道要如何下嘴,索性一口吞了。

    他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含糊不清地说:

    “我还以为你来道歉呢!”

    “道歉?”风间心头一突,瞬间想出被戳破会后果不堪设想的几个谎言。

    是他杀山田的时候留下了线索?

    还是随身携带抑制剂的借口编得不够高明?

    抑或是昨晚被动播出的那通电话……

    他垂下眼,若无其事地问: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首领。”

    太宰鼓着腮帮子,没好气地瞪他一眼,“你什么不让我跟着回家?”

    “……”

    风间语塞,没想到太宰居然这么斤斤计较,好笑之余暗自松了口气。

    他抽张纸巾递过去,“说起来,昨晚您的出租费还是我垫付的呢。”他试探地问,“您不会赖账吧?”

    “我报销完给你不就好了?”太宰漫不经心地回答。

    “那可不行。又不是出任务的费用,不能报销。”

    太宰本来想接风间给的纸巾,听见这话惺惺地收回手。

    他一边仰头打量风间,一边碾指尖的饼干屑,鸢色的眼珠骨碌碌转了圈。

    “说点有意思的吧?你还记得假名片先生吗?”

    坂口安吾?

    风间想起太宰和这个男人间汹涌的暗潮。

    怎么突然提起他了?

    该不会……

    风间面不改色点了点头,“首领是说,您的朋友坂口先生吗?”

    他故意打听两人的关系。

    太宰没有上套,看穿他意图般暧昧地笑了笑。

    “记性不错嘛,风间君。那你一定也记得我说过永远别相信他,对吧?”

    “我还以为那是您喝醉酒说的胡话。”

    “非常好。”太宰轻嗤一声,“安吾刚才联系我,问昨晚有没有打过他电话—当然没有,不过谨慎起见,我还是要了那通电话的号码。”

    他说着抓起手机,晦暗不明的眼睛藏在阴影里,静默地审视了风间好一会儿。

    “如果电话打通,你这次又准备用什么理由呢?我很期待。”

    “……”

    风间看着太宰在键盘上按下那串他烂熟于心的数字,放在裤缝边的手缓缓紧握成拳。

    他的手机此刻就放在西装裤的口袋里,间隔着单薄的布料,甚至忘了静音。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298343/1116429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