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玄幻奇幻 > 起雨 > 第二卷,夫君子之行 第六十八章,拜山之人

第二卷,夫君子之行 第六十八章,拜山之人

推荐阅读:买活荡宋继母她有两副面孔快穿之我是俗人在名著世界当貔貅[综][综英美]蝙蝠不同意这门亲事伏黑家的小儿子今天也在打网球豪门逆子他亲妈回来了怪谈男主都爱我九零亿万美元保姆

    竹山的众人在一块吃了早饭。m.moxiangshu.com


    文圣大人被两位师兄侍奉,白久和花锦则盘膝坐在一旁。


    最后一口豆汁入肚,文圣大人满足的呼了口气,感慨道:“人间有味是清欢,小小豆汁便有如此口味,直叫人不知所云。”


    不知所云自然是不知道说些什么的意思,老师都不知道,弟子怎么会知道?所以亭间并未有人答话。


    文圣大人有些尴尬,他无声的笑了笑,然后放碗而起身。


    亭间的众人也随之起身,柴乐扶之而起,问道:“老师,今日可有安排?”


    文圣大人接过文渊递来的手帕,抿了抿嘴后,回答道:“山中还是太清净,我下山几天。”


    说罢,便轻捋着胡须下山而去,不多时便消失在了竹林间。


    早饭还没有吃完的继续吃饭,白久和花锦依旧坐在一旁。


    柴乐背起竹篓也起身离去。


    文渊则叫住了白久,说道:“那名刀客在山下坐了一夜,今早又来了一位剑客,既然师傅已经允许你下山,那你什么时候去解决麻烦?”


    白久笑着说道:“他们又不敢上山,说是拜山,却只敢找我这个最小的师弟挑战。既然如此,那我也不着急,等我破了境界再一一去打。”


    这些话有道理的成分,也有嘲弄的情绪,文渊没有蹙眉也没有动怒,而是冷冷的说道:“如若一直如此,山下聚集如此多的人,那该成何体统,只会引来天下人耻笑。凌门何时畏惧过来人,我只给你十天的时间,快点把山下的事情解决了。”


    白久心想自己在山中居住不到一个月,方才被老师允许下山,可是老师也没有说用多久来解决麻烦,做师兄的这样要求师弟,太过分了些吧。


    虽然他心中有怒气,但是他依旧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怒意,而是略带委屈的说道:“师兄,破境这件事事关重大,十天是否太少了一些?”


    文渊没有去看他的表情,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那就打完了再破境。”说完便甩袖离去。


    白久觉的有些头疼,心想二师兄真的很严格啊。


    看着白久难受的样子,花锦拍了拍他的肩膀,出了个主意:“要不,让大师兄在半山腰给你修个草庐,你去避避?”


    白久看了一眼远去的二师兄,冷哼道:“整座竹山大阵都在师兄的掌控中,我藏哪有用?”


    花锦说道:“谁说让你藏了?只是让你住半山腰。”


    白久更不解了,反问道:“有什么用?”


    花锦解释道:“你说你要去下山迎战,那你每天就会很忙,很忙就来不及送饭,来不及送饭就只能住在半山腰,你觉的以师兄这性情他会有事没事下山来看看你?”


    白久转了转眼珠子,“有道理啊。”


    “不过啊。”花锦微微一笑,悄悄贴在白久的耳朵上说道:“师兄最为君子做派,也就是有点小心眼,这种欺骗的小聪明,只能缓一时。如果你一直都解决不了山下的事,师兄可说不定哪天下了山,先把你给收拾了。


    白久打了个冷颤,撇了撇嘴,“要是真如此,怕是会死的很透啊。”


    花锦认真的点头道:“君子可欺之以方,别的欺,就别怪君子了。”


    ........


    竹山的悠悠青翠中,柴乐在一如既往的伐竹。


    白久从一旁的青翠中探出了脑袋,缓缓的走到师兄身旁。


    “师兄啊,你说做人难吗?”


    柴乐停下手中的斧头,擦了擦额头的汗,疑惑的问道:“小师弟为什么问这个?”


    白久捏了捏自己的脸,让它尽可能的摆出一脸苦相,说道:“师弟有些难。”


    柴乐笑了笑,说道:“老师说过,当我们对这个世界抱有期待时,日子就会有些辛苦。小师弟的难,想来也是对世界的期待。”


    白久脸上的苦相自然了一些,“师兄,你是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


    柴乐忽然望了望山下,点头说道:“山下的人是多了些,想来师弟解决起来也是麻烦。”


    白久脸上的苦相更加的自然了。


    “师兄....”


    “嗯?。”柴乐和颜正色的看着白久,“打架这种事我一点也不擅长,所以就不要去想了。”


    白久赶紧摇了摇头,“我可不是让师兄帮我来打架的。”


    柴乐疑惑的问道“师弟,你有什么就说什么好了。”


    白久也不隐藏,便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果不其然,柴乐听完之后虽然没有什么不悦的神色,但是眉头却皱的深了一些。


    “是一些不入眼的小聪明,不过又何尝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柴乐望了望竹林远处,那里刚好有着一片不大的清潭。


    “你刚上山,师兄也没有什么礼物送你,那这间屋子,就当作礼物好了。”


    白久脸上的表情就像花一般瞬间绽放开来,“多谢师兄。”


    .........


    刀圣的信正大光明的从西洲净土而来,虽然没有任何信中的内容在世间流传,但天下仰慕者总会从中悟到什么,所以竹山下是不可能所得清净的。


    不知有多少宗门向着竹山派去了弟子,那些年轻或者不年轻的弟子来到永安城外,也不进城,也不上山,就汇聚在竹山唯一的山道下,散落在林中而已。


    竹山没有特别亲近的宗门,所以那些修行者只能远远的观望,没有人敢就此上山。当然这些人中也不全都是来挑战的,有很多也只是来看热闹的。


    树影婆娑的林中,到处都是身着破旧的苦行僧、神情傲然却不敢不尊敬的散修、东洲小宗派的长老、甚至还有几名气息怪异的人,不知来自西方的净土还是北方的雪原。数量竟一时间多达了百人。


    大虞军方不得已在永安城外安营扎寨,永安城的东门也不单单只是晚间闭门,这段时间内,除了军方的人物其余包括官员们,都不得进出。只是让人奇怪的是,这一次紫杉院的人一个也没有来,不提武斌四人,甚至那些紫杉军人也没有出来一名。


    但是依旧有长安城中的大人物关注着这场拜山。


    东门城头上,有两位须发皆白的老人站在众多守城军人的身后,时不时的向着远处茂密的山林望上一眼。


    守城的年轻军官出自紫杉附院,家族有着紫杉园的背景,自然认得这两位老人。尽管平时再如何的高傲,此时所以表现的却是极为卑微和尊敬,甚至还亲自从城下的客栈中搬来了桌子椅子,并泡了一壶好茶放在了上面。


    能被如此尊敬的人,自然是有至高身份的人——清风园的院长梅寒香,天择院的院长柳扶摇。这两位老友从那次之后便很喜欢凑热闹,当然这只是一种说法,最终心情还是担忧。


    文科学院多出了一位竹山弟子,天齐四院又出现了一位传奇学生。这样的人怎么能不被这两位四院中最德高望重的老人所心系,何况来了这么多修行者。虽然有竹山的老大二三看着,但保不准会有什么意味发生。


    唐陵之行,他们已经少了一位唐椿,如果再多一位白久,这样的损失谁能承受?


    ........


    竹山山道终年有云雾,常人无法接近,修行者也无法进入,甚至山中的风景也隐于雾中不见,他们只能盘膝坐在山下,时不时的抬头望望那山道,生怕自己一时的恍惚而错过了什么。


    其实他们想看到什么,他们也并非清楚。


    终于有几个性情暴烈的修行者等不下去了,全然不顾竹山在修行界的威严,大声高喊。


    “吾乃西洲刀客,万里而来只为与白久切磋一番!”


    “是人是妖,打一场便知,莫要再一直躲藏了。”


    “凌门诸多弟子,若真有传闻中的厉害,何不出来一战!”


    暑意渐深,蝉鸣渐燥,偶有风起,不停有人来。


    来到竹山下的修行者越来越多,他们有的依靠在林中望着眼前的竹山,目中各有情绪,有的直接坐在山道外,对着那处怒目圆瞪或者大声喧哗.....有一点可笑的是,即便那些人的声音再大,神色再如何不敬,却没有一人敢吐脏话,没有一人敢闯山道。时间一天天过去,山下的的剧情也在一幕幕上演,每日如新。


    对于竹山下发生的事情,永安城仿若并不在意,东边的城门依旧没有打开的意思。


    那名最初到达山下的刀客已经等了整整七天,修行者们似乎也渐渐明白了大虞官方的态度,他们不再紧张,开始在竹山的四周不断走动,甚至彼此之间还诞生了一两场切磋。军方的大营就驻扎在三十里外,依旧盯着这些修行者,防止骚扰无辜的民众。


    嘈杂的环境在傍晚的时候结束了。


    一位自命不凡的散修在切磋中连赢了三场,虽然口出狂言,但却无人再敢迎战。他斜坐在树枝上,自觉天赋异禀,乃是人间未来的大修行者,口中的狂言也渐渐成了嘲讽,落在了山林众人的口中。


    傍晚的时候他去了几里外的小镇,不知吃了多少酒,回到林中时,那些嘲讽逐渐变为了不堪入目的话。修行者们并没有人理他,可能是觉得无趣,他把目光放在了竹山上,准备大放厥词。


    就在这个时候,林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呼啸,绿叶沙沙作响,一道笔直的刀光从天而落,仿若一道惊雷。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5908/1741879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