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60

推荐阅读:赵旭李晴晴免费团宠万人迷:财阀大佬排队宠我有一座随身农场福运奶团四岁半,五个哥哥追着宠1890东南亚之王人生重启二十年不正经的魔导师甜妹逆袭娱乐圈赵旭李晴晴我体内有把剑

    60


    我们乘坐工具蛇来到东部山脉,整个地区都在轰隆作响,如巨浪一般的粉末云团从雪山上侵袭而下,淹没途经的一切动植物。m.moxiangshu.com麋鹿、羚羊、野狼正在疯狂逃窜。而就在半山腰的斜坡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黑色的帐篷——一个粉毛潮流登山少女从里面爬出来,震惊地看着崩溃的雪,一动不动。


    “去救她!”我大喊。


    白蛇猛地扎下,在积雪将少女淹没的前一秒,千山像提小鸡那般将她提起,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将她放下。粉毛少女说了声“谢谢”就晕厥了。


    雪崩越发严重,继续这样下去,山腰的房屋都将被掩埋。


    “害怕吗?”千山问我。


    “不怕。”


    他拉着我,跳下白蛇,稳稳地站在犹如湍流的雪浪中,刹那间,我们便被彻底淹没。但是,没有疼痛、窒息之感,我们踏入了大山隐秘的洞穴。


    “闭上眼,试着去听,山的声音。”他现场授课。


    闭上眼,轰隆轰隆的声音远去,断断续续的,我听到了沙哑的、痛苦的低吟,仿佛一个生病的老者,时而喘息,时而咳嗽,时而哀叹。


    “山很痛苦。”我道。


    “现在,睁开眼睛,试着看山的血脉。”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


    “看到了吗,那些明亮的光点。”


    星星点点的光,犹如萤火虫,在眼前闪现。这些光汇聚成河,或宽或窄,如同植物的根系,在黑暗之中发散、聚合,曲折蜿蜒。


    我们顺着璀璨的筋脉往前走,光液逐渐暗淡,然后,我们发现,根系处断开了。那些没有光点的黑色筋脉如同枯枝,正在痛苦地抽搐着,黑色的液体从中流溢而出,散发着阴冷、腐朽的气息。


    千山解释:“大山的筋脉被破坏了,正在抽搐、流血,所以产生了雪崩。”


    “那该怎么办呢?”我问。


    千山蹲下,将龙爪按压在断掉的筋脉之上。


    那个刹那,他的眼睛瞪大,瞳孔收缩,牙关咬紧,脸上有着兴奋的笑意。他没有任何杂质的白发、灰蓝色的衣袂皆飘散在空中。


    他的觸手从衣领、衣袖冒出,缠绕着那些枯枝,在快速编织。


    这个痛苦的、战栗的世界安静了下来。就连那断断续续的低吟也消失了。


    光点越来越密集,我看到一个银发老者颤巍巍地从光脉中爬出来,匍匐在千山的跟前。他有着禽类一般突起的红嘴,背上有一对翅膀,如一只暮年的白鹤。


    千山像在对待一个孩子,温柔地用他的龙爪抚摸他的头颅:“没事了。”


    觸手很快编织出了新的筋脉,将破损处连接在了一起。


    哗啦——


    刹那间,汹涌的光液在其中流淌,汇集成光河。


    老人老泪纵横:“多谢山主大人相救。”


    千山问:“所以,怎么回事?”


    其实千山心里清楚,这次肯定不是单纯的自然灾害。如果是,他可以准确预测,不至于发生了才赶来。


    果不其然,老人道:“是人为的。”


    我:“人造雪崩?”


    人类为了防止更严重的自然灾害,确实会利用炸药和榴弹炮提前制造雪崩。那么人类应该已经及时清场了。可是怎么解释那个呆在原地的女孩?大概,是因为她没有及时接到通知吧。我想。


    治好了大山,雪崩也结束了。


    千山的觸手散布开来,挖出动植物。有些还活着,有些死了。


    我问,是否要救它们?


    千山:生死本就是自然循环,我不会刻意干扰它们的轨迹。


    如果我不在现场,他肯定不会去救那个粉毛少女。作为山主,山脉被人类破坏,他不杀几个人类,已经算他慈悲为怀了。


    其实,不好受的何止是心情,回到巢穴后,他便疲惫地倒下。自然遭受的磨难波及到了他的身体。作为山主,他与大山是共患难的命运共同体。


    -


    千山的症状跟在狐村的那一次类似,他像个冰块似的,吐出的气息刹那间便能凝结成霜。我取了血酒,每半小时喂给他一次。


    他的皮肤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细汗,沾湿了额发,我十分清楚他汗水的味道。他张口呼吸,淡色的唇瓣被血液染红,时不时可以看见他湿滑的舌。他玉色的龙角近乎透明,眼角、脸颊和耳廓有些病态的红。他的觸手比平时要乖顺得多,轻轻地搭在我的手腕上、腿上酣睡……


    我明明在照顾他,可眼睛直直地盯着他看,时不时吞一口唾液,感觉自己真是个涩鬼。


    下午他醒过来了一次,有些迷迷糊糊的,眼睛都没有焦距。我想着给他弄点鹿肉来,他硬是抱着我不肯让我走。他在我的颈间蹭来蹭去,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真的,心都化了。


    他像孩子那般抱着我的腰,躺在我的怀里,用可爱的尾巴缠住我的脚踝,又一次睡着了。我端详着他的眉眼,轻轻将他的眉心抚平。他似乎做了什么美梦,时不时低笑一声,带着我颤了颤。


    如果我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的残忍,我会误以为他是在糖果罐子里长大的宝贝。


    下午五点,他已经完全没事了,我便悄悄离开,去给他做饭。天然冰柜里放着他爱吃的食物,等他醒来以后,一定要让他美餐一顿。


    -


    这次做饭的时间多,我不仅做了千山爱吃的,也做了适合人类吃的,顺便给丁丁几个人端去。他们现在已经没有被软禁了,千山给了他们房间,带厨房的,然而他们不太会做饭,于是一直都凑合着。今天好不容易吃到好吃的,十分激动,外加他们收获颇丰——丁丁的无人机拍下了雪崩事件,他发了微博,说他看见了无比神奇的奇迹,感觉自己在做梦,获得了几万个赞,吊足了粉丝们的胃口。


    吃了好吃的,丁丁跟着我回厨房,硬要帮我做事。于是我们一起洗碗。


    丁丁:“唉,我感觉有点后悔,明明什么都不知道,也没好好调查,就听信了别人的话,闯入山主大人的地盘,要不是运气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对山主有那么大的偏见,没想到把救赎人类的神当成了恶鬼,实在是不应该……”


    他小声问我:“说起来,我知道你之所以在这里,是为了救你的男友,情况怎么样啦?”


    我笑:“快了!”


    他惊叹:“他会给你内核呀?”


    我点头。


    他:“他没了内核没什么严重后果吗?”


    我:“内核会再生呢,内核还没长好之前,我会好好照顾他的。”


    他被我照顾的样子,实在是可爱极了。


    他:“说真的,山主对你可真好,我都被感动了。”


    我:“嗯……他特别特别好。”


    他:“不过,你和吴成槿的事情,我也感觉特别遗憾,如果一切重来一次的话,也许就会不一样……”


    我叹息:“是啊,要是重来一次,我一定会听到阿槿求救的信号,积极面对现实,带他去医院治疗。我一定会让他好好活着。如果我能早点面对现实的话,也不至于遇到这么多波折,让他痛苦这么久。”


    *


    回到卧室,千山已经醒了。我马上把美食端给他,他没有接,一直笑脸吟吟地望着我。我疑惑:为什么一直看我?我脸上沾东西了吗?


    他:“你喂我吃。”


    我笑了笑,撕好鹿肉,一点一点喂给他。


    每次看他,都会撞上他看我的视线。


    “你想说什么,快说,看得我心慌慌。”我说。


    他摇摇头:“我就是在想,要是永远都这样就好了。”


    “什么永远……你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多吃点,快快好起来。”我提醒他。


    他微微挑眉,用那双含情的眼睛睨着我,要多诱人有多诱人:“我已经好了,现在身强力壮,精力充沛,要不要试试?”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嘴上都能飙车了,是不是吃饱了?”


    他抓住我的手腕,朝我凑过来,顺滑的白色发丝从耳廓滑下,垂在脸侧。他垂下睫毛,张口,我又看到了一小截……殷红的、湿润的舌头。


    他咬住我手中的鹿肉,咀嚼着,缓缓吞下。吃完,却不后退,他抬眼看我,幽绿的虹膜似乎在发光,静谧又危险。


    他每夜对我做的那些细节又在我的脑海中翻腾,我猜他也在想那些事。这个发现让我浑身僵硬,汗水从背脊冒出。


    他观察着我,侧头婖上我的手指,直到将其含入,轻轻咬了咬,简直又痒又麻。


    他的声音十分喑哑:“饿着呢。只要是你喂的,多少我都可以吃下去。”


    ……这家伙,下午还病得可怜兮兮的,现在就这么撩。


    我真的有些受不了,看向别处,感觉脸和耳朵都烫极了。


    他闷声笑了下,终于放开了我,声音恢复了平静,提议:“晚上我们把那几个人类送回镇上吧,顺便带你去玩玩。”


    镇上!玩!那必须去啊!


    我马上点头:“好呀,我去准备,你也赶紧哦!”


    *


    晚上,我们来到南部的小镇,这是千山唯一可以接触到的人类社会。他自己也会偶尔来购物。丁丁几个人久违地回到了人类世界,简直开心得抱头痛哭。


    小镇很是热闹,小吃街人声鼎沸,张灯结彩,好久没吃烧烤的我,实在是忍不了,于是我负责吃,千山负责拿。一开始他还说不吃,不久主动凑过来吃。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些垃圾食品本身不好吃,但是你吃过了,就好吃。


    他其实穿得很低调,收了龙角、龙爪、蛇尾之类,但他这般模样对于人类而言绝对是冲击性的,他们跟我当初的反应没有差别。这种场面其实有点可怕,我感觉自己站在明星身边,路人基本上都在盯着他看,这家伙不仅吸引人类,还吸引鬼怪,而且无论男女老少都对他的颜没有抵抗力……


    少女1:“我的天哪,快看!好高!好帅!肯定是明星!”


    少女2:“我靠绝了,这是人类的颜吗?”


    某阿姨疯狂掏手机,找相机:“……”


    少女1:“我听阿姨说过,这一带确实有个神仙先生,长得可好看了,就是一般人几乎见不到……就是他!我们运气也太好了呜呜呜!”


    少男1:“啊,他是人家的初恋啊!”


    少女2:“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要微信!”


    少女1:“……要什么呀,人家有女朋友了!他直接吃她咬过的肉!”


    其他人:“别说了,鲨了我吧。”


    我悄声说:“他们都在讨论你……”


    他:“嗯。”


    我烦恼:“你是不是把脸捏得过于好看了?要不,改改?”


    他一脸不想改的样子:“可是你喜欢。”


    我脸红。


    他笑:“被太多人关注,你是不是又开始紧张了?”


    我无语:“是啊……绝了,我感觉自己是大明星的小跟班。”


    他拉着我的手,晃了晃:“我有个好办法。”


    我兴奋:“什么办法?”


    他对着我笑了笑:“我们可以在天上漫步,这样他们就追不上我们了。”


    哇,好浪漫啊。


    我挽着他的手:“我突然感觉你特别像《哈尔的移动城堡》里面的男主哈尔呢!”


    他疑惑:“那是什么?”


    我满眼桃心:“就是宫崎骏爷爷创造的,特别帅、特别温柔、一出场就带女主空中漫步的角色呢!你不知道,那个漫步的场景我从小到大看过无数遍,简直太梦幻了!”


    他阴沉地盯着我:“你喜欢他?”


    我点点头。


    他“啧”了一声:“我肯定比他更好。”


    我意识到他在吃飞醋,笑道:“你是真的,当然更好。”


    “哼。”


    节目开始了,主持人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就在这个间隙,他拉着我飞向空中。


    冷风袭来,我本能地抱住他,我们飞得很高,大概有六层楼左右。我往下看去,感觉头皮发麻。我把他抱得紧紧的,巴不得将腿也缠上去。


    他好笑地揉揉我的脑袋:“抱这么紧做什么,今天你要学会自己漫步。”


    “啊?啊!我不行!我恐高!”


    他笑着吻了吻我的耳朵:“我们已经这般亲密了,你的体内已经有了我的部分神力,空中漫步这等小技能,你马上就可以学会。”


    “……真的很简单吗?那我该怎么做呢?”


    他耐心地说:“你从小到大应该做过不少关于‘飞翔’的梦吧?在梦里,你用的什么姿势,现在就用什么姿势飞。一开始飞的时候,屏息。感觉自己漂浮在空中后,就可以正常呼吸了。”


    梦里的姿势……


    我:“可能有点不雅。”


    他:“怎么说?”


    我严肃:“在梦里,我一般都用蛙泳的姿势……划水、蹬腿,然后就莫名飞起来了。”


    他颤了颤,明显在忍笑。


    我:“你不用忍着。”


    他哈哈哈哈大笑起来,眼泪都笑出来了:“那么这只小青蛙,你飞一下,我看看。”


    跟他在空中折腾了一十分钟,我才终于以“蛙泳”造型顺利飞了起来。旁边的他简直笑得直不起腰,而我还必须不断蹬腿划水,生怕自己掉下去。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过来搂住我的腰,我马上抱住他,一边生气一边喘粗气:“我怀疑……你在……故意欺负我。”


    “我就是喜欢欺负你。”他感受着我急促的呼吸,坦然地回答。


    我浑身是汗,张口呼吸,缭绕的白气从口中冒出。


    他有些痴迷地盯着我,凑过来吸了吸我的唇瓣。吸完,婖了婖他自己的嘴唇,似乎在品尝味道。接着又凑过来,封住了我的唇。


    在柔和的春风中,我紧紧地抱着他,依附着他。


    他则束缚着我,不知停歇地吻着我。


    激烈的、隐秘的。


    在喧嚣的繁华之上,在所有人的头顶上。


    漫长的吻结束时,人们的晚会也结束了。


    他抱着我,坐在高高的树梢上。


    轻轻揉了揉我红肿的唇,他嗓音性感得有些过分:“现在,上面的嘴已经吃饱了,那么……”


    他在我的耳边低语:“下面的……两、张、嘴,是不是饿得厉害呢?”:,,.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9013/1682468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