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62

推荐阅读:穿成悲催农女后的发家日常海贼:伟大航路上的技能大师我在大周做天子天衍之路迷雾纪元亚人娘补完手册锦衣乐女配手握剧本后只想修仙证道三元及第后,群臣怒喷礼乐崩坏快穿之拯救恋爱脑计划

    62


    我做了一个极其真实的梦,梦醒之前,我笑着,哭着。www.wenyuanshu.com睁眼前,我听到了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堂棉,你和吴成槿正位于现实世界的副本,你们只有365天。如果吴成槿没有在这期间自杀,你便成功拯救了他,你们将回到现实世界,他会继续活着;若他成功自杀,你们将与现实世界接轨。你有机会妥善处理吴成槿的灵魂,要么轮回,要么寻找躯壳附身。


    醒来的我,脑袋晕晕沉沉,我穿着熟悉的睡衣,坐在熟悉的房间里,唯一奇怪的,是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有些过分美丽,中央是一颗猩红的宝石,指环为一条银白色的龙。戒指无论如何都扯不下来。


    我看了下时间,2021年2月21日。阿槿安然躺在床上,蓬松的茶色发丝有些凌乱。我的眼皮跳了跳,我非常清楚,如果什么都不做,2022年2月21日,阿槿会死去。趁他睡觉期间,我在他的腿上发现了轻微的划痕,在床底下,翻出了他的画作:在漆黑荒芜的世界里,他吊死在枯树上。


    第一天,我并没有行动,只是在不断查资料,翻论文。我只有一次机会,绝对不能失败。看了之后,我才非常庆幸,没有直接跟阿槿摊牌,告诉他我知道他曾经经历的所有阴影,比如父亲家暴出轨、读书时经历的校园欺凌——那样做,相当于直接将他的伤口撕开,不仅不能帮助他,还会加速他的自杀进程;我也非常庆幸,没有一来就空洞地告诉他:你要直面过去,积极生活。这些空话只会让他远离我,为了迎合我的想象,继续扮演虚假的形象。


    我的计划是:(1)带他去医院住院治疗;(2)帮他办理休学,去除写论文、找工作等压力源;(3)让他的生活忙起来。从救他,转变为让他愿意自我拯救。


    当晚,我给他爸打了电话。预料之中,那人得知自己的儿子患有躁郁症兼焦虑症时,冷嘲热讽了一句:这疯病果然是会遗传的。我告诉他,我一个人可能忙不过来,需要他们过来一起照顾,而且休学手续也需要家长来办理。他洋洋得意,说他是精英,才升了职,工作忙没空。我说行,那你打钱,先打个五万吧。你要是不打,我把你家暴、出轨的证据发网上,我看你还能不能正常工作。说完我便挂了电话。他爸比我想的还要不经吓,第二天,五万到账。至少住院费不成问题了。


    第二天,我给领导发了辞职邮件,并告诉阿槿,感觉自己有些抑郁了,希望他陪我去医院做评测。当然,每次做评测我都拉上他一起。心理测试可以作假,可是在面对仪器时,人是无法作假的。我预约的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教授,她当即告诉我们,阿槿至少需要住院一个月。


    我带着阿槿做了各式各样的检查,他被抽了好几管血,才顺利入院。我联系了阿槿的辅导员,拜托他们班班长为他办理休学手续。学校的同学非常热心,他们刚开学,就和老师一起前来探望病房里的阿槿,祝他早日康复。辅导员还专门把在校大学生的报销比例发给我,告诉我报销后,实际需要支付的并不多。


    住院期间,每天,护士都会定点让他吃药、挂水,做大项目,例如磁疗、脑电等。前几天似乎有用,他的情绪相对稳定,可是,他依然会出现抑郁和躁狂的表现。大概躁狂一两天,然后持续抑郁很久很久。


    他总是会不断回忆曾经的失败经历,并认为过错是他自己犯下的,无论如何劝说都无济于事,我能做的只有倾听和理解。夜晚是他最无助的时候,偶尔我醒来,就会听见他在断断续续地哭,甚至药物也无法帮助他入睡。偶尔,他会经历生理和心理地双重崩溃,他急促喘息,似乎快要窒息了。他趴在地上,无法控制地嚎、哭。医生给他注射了安定药物,他才终于平静下来。


    哭累了,他会断断续续地问我:“你为什么要救我呢?……你越救我……我越痛苦……你救我……是在害我……医院根本就没有用……还贵……我们回去吧……”


    我帮他擦眼泪:“医院有没有用,咱们试试才知道答案。钱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爸给了不少。嘛,你就当是我的任性——你会原谅我吧?”


    他:“你为什么要发现我……我不希望你注意到我……让我就这样……慢慢……死去……”


    我捂住他的嘴,缓缓道:“我听说,抑郁症患者总是认为……自己是天上最不起眼的那颗星星,最好不被任何人发现,慢慢陨落……可是呢,我却偏要接近他,让他发现自己其实非常漂亮,发现这个世界原来,处处都藏着美好。”


    我在对他说,又仿佛在对自己说。我突然在想,在那个梦里,似乎也有一个人,让我发现自己非常漂亮,他每天都会送给我不同的花朵,他总是有不一样的惊喜,让我发现这个世界美丽得不像样。


    我俩望着窗外,似乎真的看到了天上的星星,层层叠叠,数都数不清。


    我细数阿槿的特长和优点,说他长得好,又有才华,一说能说很久很久,用各种事件举例说明,越说越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顶顶好的。说到他无奈地摇摇头,慢慢睡着。


    偶尔,他也有躁狂的表现。那段时间,他会觉得自己已经完全好了,他什么都能做到,他变得富有才华、口若悬河,他会想象外太空的模样,将绝美的图景绘制出来。


    也就是在躁狂之时,他从医院跑了出去。


    我在河边找到了他。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从河畔之上滑下去的,他浑身是泥,水已经淹没了他的小腿肚。


    他见到我的时候,还在兴奋地比划着,他说,他跟着蓝色星球奔跑,蓝色星球带着他找到了银河,而我们现在,正走在银河里。


    那之后,治疗方面,医生增加了药物,必要时将他束缚在病床上。他的情绪越发安定,可是治疗的副作用也开始显现出来,他的思维变得迟缓、记忆力变差,说话有些七零八落的。


    第二个月结束,我果断为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将他带回家。


    此时,离2022年2月21日,还剩下9个月15天。


    医院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们拥有了良好的生物钟,每天晚上10点睡觉,早晨6点半起。每日定时三餐,吃药的时间也十分固定。


    我要做的,就是尽可能地让阿槿忙起来,我专门制作了“每日计划”,早上、晚上都需要出去锻炼,上午让阿槿和我一起去买菜,我们分工做饭,中午定时午睡半小时,下午我们一起“赚钱”,我给公众号写稿子,他画的画,我会发布在平台上。


    我听说宠物可以帮助病人康复,便和他一起去花鸟市场买了一只粘人的小金毛。这下子我们的事情更多了,需要给小金毛买笼子、玩具、食物、洗浴用品。阿槿难得对什么这么感兴趣,看到他兴奋地抱着狗崽子的样子,我舒了一口气。小金毛的运动量非常大,一天需要出去遛三次,正适合阿槿。


    出院第二个月,阿槿的病情反复了一次,他将自己关在浴室不出来。当时我去外面购物,还好有在家里装监控,发现狗子慌张抓门的样子。我给家里打电话,果然没人接。我及时赶了回去。虽然我已经把家里所有锋利的东西都收起来了,早晨我出门时,忘记藏好那把锋利的刮眉刀。


    我用热水为他冲洗,用毛毯将他包裹,小心翼翼地帮他包扎伤口。我道:“阿槿,咱们只剩下八个月了,无论如何撑下去,好不好?”


    他是清醒的,却喃喃道:“只要生病,你就会在我身边,如果我永远都好不了,也挺好的……”


    “说什么傻话呢,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一次他之所以反复,是因为他没有按时吃药,我发现了他囤积的药片,已经有四十多片了。那之后,他必须在我眼皮底下吃药,吃完必须张口,让我检查一番才行。


    还剩六个月时,他需要换药。那段时间,他简直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头昏眼花,时常看到可怖的幻觉,一个礼拜吃什么吐什么,我当时快疯了,叫了120,医生给他做了一番检查,告诉我们,这是换药的正常反应,习惯就好。


    回家后,瘦削的他倚靠在床头,不断叫着我的名字。


    我给他喂药、喂水。


    他抬头望着我,皮肤上覆盖着一层冷汗,那双茶色的眼没有光泽,是茫然的。他的眼下有着浓浓的青,颧骨略微突起。


    他用手指摩挲我的脸颊,朝我凑来,他想吻我。


    我轻轻推开。


    这小小的动作让他浑身僵硬。


    他问:“棉棉,为什么你都不亲近我了?”


    我笑:“……我们住一起,每天同进同出的,还不亲近呀?”


    他:“你不跟我睡在一起了。”


    他说得没错,现在我都让他睡大床,我自己在杂物室弄了个榻榻米。


    他盯着我,眼中有着浓烈的阴霾:“我们有多久没有做过了?”


    “你生病了……”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他小心翼翼地问,声音在颤抖。


    以前,要是他这么对我说话,我什么都愿意妥协,什么都可以给他,可是现在……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别想多了,阿槿,好好睡一觉吧。”我有些干涩地安慰他。


    他沉默地看了我片刻,突然道:“棉棉,我听说,抑郁症患者无法分泌足够的多巴胺,高謿后分泌的多巴胺可以让患者快速放松下来,所以,应当多做、爱,要不要试试呢?”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当我听到他说,“做、爱”这两个字的时候,奇怪的画面涌入我的脑海。


    我竟然看到了白色的发丝,玉色的龙角,幽绿的眼,庞大的龙爪,湿滑的觸手,可爱的尾巴……


    那是谁?我明明不认识他,可是一旦想起这些,浑身都变得奇怪!


    我站起来,有些干巴巴地说:“那样的话,自蔚也是可以的……我先去睡啦。”


    我转身要走,被他抓住了手腕。


    他抓得那么紧,紧得有些疼。


    我没有回头,便不知道,大滴大滴眼泪从他的眼中冒出,无声地坠落在床单上。


    他的声音闷闷的:“如果你想救我,必须日日跟我做——如果我这么说,你会答应吗?”


    其实我知道,患者产生情慾,说明他在逐渐好转,是个好事。但我真的不能答应。


    还没等我拒绝,他便放开了我。他盯着我无名指上的戒指,轻笑一声:“放心,我会顺利度过这365天,让你安安心心地回去。比我更爱你、更适合你的家伙……需要你。”:,,.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19013/1684242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