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阅读网 > 言情小说 > 凶悍猎户是妻奴 > 第277章 苟且偷生是一种凌迟

第277章 苟且偷生是一种凌迟

推荐阅读:费伦的刀客大明皇长孙:朱元璋求我称帝绝世神医穿成侯府孤女后暴富了绝色毒医王妃山村小神医学渣被家访,老爹竟是文坛巨佬病娇摄政王在新婚夜疯狂作死未了猪猪侠:从积木世界开始的反派

    “我为什么不能说这些?你在警惕什么,怀疑什么?我自小在大景长大,母亲也是大景人,吃的是大景饭,穿的是大景衣,享的是大景帝王给的荣耀,就这么活了二十多年,突然就把我逼到了岐戎。www.czyefang.com


    凭什么?说我是岐戎人我便是岐戎人吗?我生在大景,死......”


    也要死在大景!


    面对他的咄咄逼问,灵瑶不语。


    他现在有些不冷静,脸上的痛苦显而易见。


    车厢里只余他艰难的喘息声。


    “公子,到山脚了,马车不能走了。”


    车夫停下了,对着里面喊了一声。


    鲁彦墨努力地让自己恢复平静,那双眼里有她看不懂的情绪。


    “公主,下车吧!”


    灵瑶下了马车,发现他们已经到了渡生塔后山。


    这里根本就没路,来这里到底是要做什么?


    车夫转头走了,灵瑶不明所以地看向鲁彦墨。


    “公主,他们都说你有神力,从劫你出宫,我便一直在等,等你用神力逃走,或者杀了我,可是你没有,为什么?”


    灵瑶不说话,他又继续说:“陪我走走吧!”


    “鲁彦墨,你到底要做什么?”


    灵瑶可以感觉到他真的没有伤害她的意思,可,带她来这荒郊野外到底是要做什么呢?她真的迷惑。


    也觉得他不对劲。


    “公主,我喜欢你,第一眼见到就喜欢了。”他痴痴地望过去,破碎的脸有种凄凉感。


    “如果,我们生在太平盛世,我是单纯的重臣之子,你是普通的皇家公主,或许,我们也能成就一段佳话吧?”


    “这几日,我过得很开心,同睡一床,同吃一锅米,我烧火你做饭,像寻常夫妻一般,我就当,这辈子娶过你了。”


    鲁彦墨目光透过她看向远处。


    那里,十几匹马奔腾而来,打头的人,即便看不清他也知道。.ζa


    大景年轻的禁军统领,英武不凡的丞相之子,宋北庭。


    小时候,他们也做过朋友,只是后来,两家不知为何走远了。


    来得真快。


    “岐戎女王命令我将你绑到岐戎,原本,是想要带你一路南下,陪我到西南,然后送你到神武将军身边,我再离开的。


    可是想想,还是算了,路途太遥远,怕我会更舍不得放手,而且,你也讨厌看到我。”


    鲁彦墨掏出一个纸包放到灵瑶手里。


    “这是岐戎女王控制人的药丸,我从咽喉处抠出来的,你可以找人研究一下,再见了......”


    我的公主。


    他朝着山坡跑去。


    风吹乱了他的发丝,挺直的脊背萧瑟而孤寂。


    “鲁彦墨——”


    灵瑶意识到了什么,朝着他追过去。


    远处传来凌乱的呼喊,她没有听到。


    她终于知道他为什么将竹生打发走了,也知道他想要做什么。


    渡生塔后山,有个出了名的悬崖,名唤断肠崖,渡生塔的小沙弥犯了错,都在这思过......


    断肠崖边,鲁彦墨回身,看着灵瑶奔跑过来的身影,清隽带伤的脸缓缓绽放出一抹开心的笑意。


    “鲁彦墨!你不是让竹生等你的吗?”


    灵瑶没有力气,累得弯起腰,看着崖边单薄的身影。


    突然就想起,刚认识他时候的样子,那一副高高在上的矜贵公子模样。


    “公主,对不起,我爹做了弑君之事,三十年恩宠,先皇养了一只白眼狼,父债子偿,我确实不配做一个大景人,可是,我还是想死在大景,请公主,成全......”


    鲁彦墨说完,面对着灵瑶,眼中有浓浓的不舍,张开双臂仰躺下去。


    “鲁彦墨——”


    灵瑶跑过去,只见一道黑色的身影越来越远,直到消失不见。


    “公主!”


    身后,一只有力的胳膊将她一把扯离了崖边,映入眼中的,是宋北庭惊慌失措的脸。


    “没事吧?啊?”


    他失了分寸,抓着她的胳膊,上下检查。


    “他有没有伤害你?说话,公主,灵瑶——你怎么了?”


    灵瑶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看到宋北庭毫不掩饰的焦急。


    他眼睛像许久没休息好的样子,唇色也发白,俊容带着疲色。


    问棠哥哥。


    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他的品性她也了解,也许,她该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该把宋丞相的问题施加到他身上。


    “下去搜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宋北庭声严厉色,让跟随的侍卫下崖搜寻。


    “不用了!”灵瑶制止:“回宫!”


    “公主?”宋北庭不解,那人可是犯了重罪,不确定死亡,是会留下后患的。


    该斩草除根的事,不能心软。


    还是,公主认识他?


    “他......”


    "问棠哥哥,回吧!都结束了。"


    宋北庭怔住了。


    回宫后的灵瑶,对谁也没提是谁掳了她,她安安静静的想了两天,大概有些明白为什么鲁彦墨非要死了。


    出生显耀,年少得志,一路顺风顺水,他是个顶顶骄傲的人,一日信念坍塌,国不是他的国,家不是他的家。


    有爱不能去爱,有恨,不知恨谁。


    或许,他游荡了很久,早已经想清楚了。


    这个世间,没有他留恋的东西了。


    苟且偷生,对于骄傲的人来说,是一种凌迟。


    明德帝试探过几次,见她真的没有受到伤害,也就不再追查。


    玉柳被关了几天,出来抱着灵瑶大哭。


    若是在仙王宗,她都不知死了多少次了。


    出来以后,她无事的时候便开始跟侍卫切磋,以提高自己的本事。


    灵瑶终于看到了萧山早已经传来的信,是十天以前到的。


    她很想他了,那想念像外面淅淅沥沥的雨滴,绵绵不绝,又像五月的风,带着暖意吹过身体的每个角落,却又徒惹人烦躁。


    她趴在桌子上整整写了十几张,写到动情处,自己都忍不住脸红耳赤。


    信还未写完,竟又收到一封。


    萧山真是等急了,满信都是询问,还有个好消息,就是利州收复了。


    “大英雄。”


    灵瑶高兴,赶紧将写完的信封起来,快马加鞭送去了西南。

本文网址:http://www.118yuedu.com/442052/1741879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手机阅读页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